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旧香残粉似当初 → 当前帖子
 
题目:老上海人的日记 回复: 0 浏览: 1588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7-4-3 22:14:57 序号:721
 
  老上海人的日记

一本红色的商务印书馆出品的64开日记本
1918年春节上海地震
这本早期商务印书馆出品的日记本,记录了一个初中生自1918年到1921左右的生活。其中1918年春节期间的日记颇有情趣。

1918年2月10日 三十
今日为除夕,一年终矣。我家悬祖先画像,整理一切陈设。午后三时许忽降雪颇大,至五时始止,幸未厚积。晚祭祖先,食年夜饭,其乐融融。后至春联店游散,燃汽油灯光耀夺目。路上行人不息,灯笼相望,均为商家讨账者,今日为商家一年之结束,终夜不辍。余于十二时回家,家人皆燃守岁烛,三时而睡。

1918年2月13日 初三
上午至徐宅贺年。午后二时地震,余时在书房与诸弟谈天,初以为头眩未知觉,后家人争呼地震,始见对条、悬灯果摇荡不止,一切物件亦均左右倾侧,经二分余钟始止。据年长者云,此次地震剧烈,前所罕见。而守旧者又以为不祥,莫不忧行于色,不知此乃物理上的关系,福祸何与焉。

1918年2月14日 初四
今日为接财神,财神本诞于初五,而世俗接之者概于今日,其欲先得神仙日光以期宠乎?一笑。晚上无事与霭士至凤园听书,书为《落金扇》,听者仅七人,十时归寝。

年初三遇上地震,一个中学生能科学看待,不作祸福之测,可见“赛先生”已占一席之地。而初四“急吼吼”接财神,与今人何其相似,下世纪的日记会不会记下初一、初二接财神呢?

一本线装的长32开日记本
书生意气斥方遒
1924年2月25日 星期五 阴
报载,段合肥就执政后,冯玉祥即通电下野,此举颇为人民所嘉许。而豫省北部胡景翼军攻吴佩孚军,现吴氏已完全失败,各界劝其下野,吴氏虽倔强,恐亦无能力矣。张作霖入京未久,突然离京,一般人士颇为惊慌,或谓张氏将反拳,或谓将南下攻宁,然至今尚未有行动可记者,惟苏齐已成众矢之的,不特奉张欲驱之已也,即苏省人民,亦欲免齐查办而后甘心也。齐氏祸苏以来,数载于兹,苏省财政频频破产,皆齐氏黩武之罪也!去年曹锟贿选,齐氏报效二百万,非吾民之血汗而何?东南战事,齐实戎首,而犹赫颜藉保民安地之口自遁于罪名,真无耻之尤矣!今执政府已拟免齐,并裁苏皖赣巡阅使之职,是诚吾民馨香以祷之者也。贿选议员,现有法庭出票拘捕,遂相率逃入租界!吾意贿选一案,不但议员当惩,即曹锟一人,首当置之于法,然后始可以快天下之人心,而警后之效尤者,曹锐已死于病院,曹锟亦报病危云。
孙中山于神户三十日动身,本月四月,已抵天津,各界欢迎,其热闹为近年所未有,独法领不许其演说,以中山之演说以废除不平等条约为前提,外人恐不利于己,遂出而禁止!嗟夫,吾国民之言论自由,竟为外人所阻止,吾望国人群起而作大规模之排外运动!恢复我固有之主权。
言之咄咄,拍案而起。百年来仁人志士之爱国精神永远值得后人敬仰。这本线装日记的主人,想必是位研读中西文学而又有凛凛风骨的20年代书生。
由此也可见过去写日记者必有一些抒发情怀之事,必有些难以忘怀之事,要让人们忘掉历史,真是件难度很高的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更何况还有文字记了下来,日记更是一种比出版印刷的书籍更难禁毁的东西。历经各种磨难,还能让我们看到一个书生的呐喊,这不是一种强大的精神传播力量吗?

一本很普通的方型25开练习簿
中学生眼中的抗战胜利后第一个春节
一个生活在广东籍家庭中的中学生,在抗战时处于沦陷区的上海,他记下了当时的所见所闻,日记也由幼稚写出了成熟,到了抗战胜利后,他也心情很好地迎来了1946年这个不同过去的春节。

1946年2月1日 星期五 晴 旧历大除夕
日来天色阴沉,间时有雨,颇以为新年之兴致将为雨水扫去,可喜今晨东方渐露曙光,亭午阳光通照大地,北风轻送,觉微寒耳。上午洗擦三楼地板,下午地板干爽,室内陈置之物安放完妥,秩序井然,晚九时许预早睡觉,储足精神,度明日新正元旦之良辰也。

1946年2月2日 星期六 晴 农历元旦
今日为农历元旦,天气晴朗,白云片片,悠悠在空,阳光照耀人间,添喜新年景象。上午八时左右,燃点香烛,圆桌上正中置鸡、猪肉、烧肉、猪舌一碟,稍右红豆糕二大个、罗卜糕一为一碟,左大笼糕一碟,最前放酒茶饭各三,筷子三对,瓜子、糖环各一碟,最后置小蛋散油角一碟,长生果、五香小粒软糖各一碟。各物预备好后,阖家七人轮次向当天祖先伯父拜年,拜祀毕,母命当酌茶向叔拜年,余从命,并向母拜年,诚、标、源、女随后为之,父母欢笑迎礼而乃食汤圆,开打汽炉煮食斋白菜、鸡肠、腊肠、腊肉,团叙小食,其乐融融,父授各人利士一封,各一千元,母授利士一百元。食既行,向娘拜年,归食中饭,饭罢三人散步于福煦路虞洽卿路南京路,二时许行返。诚同和生观胜利之歌于金门,余不欲往,在家。晚十一时许开年,父已燃香烛,陈设鸡、糕等,诚亦开汽炉,煮好汤圆,竭力致余、源、标、女起身拜神,拜完,父开汽炉,煮餸食,余等眼倦欲眠,食汤圆后应父命食餸小许乃睡。

1946年2月3日 星期日 晴暖 初二 闲步虹口
上午阳光照室煦暖,焕然光亮怡神。旧历大除夕,志勇来谓今午来共出外遨游,延至一时许未至,和生语诚今午来,亦同虚语,余、诚至和生家招之出,约踱步虹口,沿卡德路爱文义路直下北京路转四川路桥文监师路出乍浦路,见旧时之融光改国际,演日月同光,时正四时十分,开演已十分钟,欲观未果,一行沿北四川路下桥直出南京路,行至浙江路口一本地小食馆,和生请同入小食,休歇脚力,食云吞三碗、炸春卷二碟,和生付一千零十元,行返静安寺路麦特赫斯脱路口,生辞归。晚无事,提早入寐。

1946年2月4日 星期一 晴朗暖 初三 观日月同光
天晴朗,人欢喜,正可形似此新年,初一绝早即闻鞭炮声,闲坐在家或出步街道,金鼓之声,喧阗聒耳。今日初三,店铺门紧闭,行人衣锦,三五往来,新岁欢娱未减。上午无事,饭后,下午同诚往国际观四时场日月同光,未入场,见有日人臂佩白布臂章,上书日侨二字,约廿至三十人,面容不若以前之高傲,衣着多不修饰,诚谓∶国破家亡,犹有余兴观电影耶?五时许散场,天色入暮,行至海宁路,候电车良久无车至,路灯都明,余、诚不及久待,拔步而行。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