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朱阁绮户照无眠 → 当前帖子
 
题目:仅仅几年(下) 回复: 0 浏览: 2091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10-26 22:58:12 序号:488
 
  仅仅几年(下)
读许珏日记看革命以后

杜鹃 整理

宣统四年春王正月
初六日 候调甫谈及时事,余谓∶决不能久,迟则一年,速则半载,必有变局。
十一日 思纠合同志倡一中华五大族明伦会,托词尧舜言尧舜人伦之至,不废君臣。走告幼云,幼谓∶恐某甲利用此语既得总统,又藉此改为君主,世及政体,不如倡一共和求是会较妥。午后紫东来,以幼云言告之,紫东谓∶用共和字总不妥。相与叹息久之。
十二日 灯下与遡伊谈不合,因思至圣有知我,其天之感,又有予欲无言之叹,想见当时四顾寂寥,解人难索,千载而下,同此况味。
十九日 自去年九月十九日至津寓居此楼,至是已四月矣,世情变幻,国步艰难,自共和诏下,抱沧桑之感者,曾无几人,然彰往察来,国祚决不遂终于此,因答复润漪书,就周、汉、唐三朝往事详论之。
二十日 答候吴蔚若谈以言昔在枢府陕安道缺,枢垣呈记名单,监国见余名,将简放,那相谓∶此人有痰气。庆邸因言黄诰甚好,遂简黄云。
廿四日 遡伊侄录近日所闻于余者为《复庵丛语》,灯下阅一过,为删正之。
廿五日 遇秦仲宽谈片刻,闻东省人心亦极涣散可慨也。
三十日 杨味云来谈,言孙文系洪逆之孙,此次革命为洪逆报仇,其志在推翻满洲,仍是种族革命云云。因忆曩在粤时阅香港报,每称洪逆为太平王,心久疑之,谓孙文必当时逆种。乱平后或伪王娘携出,流转至外洋者。今日闻味云言益信。既而又闻人言,非该逆之孙,乃该逆之外孙,然则祸胎之伏,在发匪平靖时已萌芽矣,此次结果仍在金陵,异哉!
二月朔日 自宣布共和后,不剪发亦不薙头,至是已三十余日,今晨仍旧循例薙发,拟以后每逢月朔薙一次以去尘垢。
十三日 得润漪同年复书,附述青州兵变焚劫情形。
又丁伯厚同年复润公,以诗代书,录如下∶
去年陈四书来粤,
示我青州太守行。
今日靡离思故旧,
感君缱绻若平生。
郡符解后仁风在,
臣节艰时暾日盟。
记否象房归路晚,
长安回首泪纵横。

六州铸错日纷纷,
地转天旋不忍闻。
岂谓一言能偾国,
顿教诸夏叹无君。
共和妄鼓千奴胆,
有帝偏腾九锡天。
四世三公谁健者?
涕流王室惜前勋。

滔滔江汉血为阳,
蓦地腥风动五羊。
窃号赵侘原崛强,
弃师吴隐太仓皇。
坡前凤落缠妖雾,
篝底狐鸣本盗乡。
莫倚奇功成唾手,
开门揖盗惹余殃。

小人有母雪盈颠,
一度浮家一黯然。
故国衣冠蒙滓垢,
暂时弟媦许团圆。
幼安泛海身甘晦,
仁杰扶唐眼欲穿。
落落知心惟鲍子,
摩挲铜狄话何年。

丹徒道长先生别一周矣,客冬书来,备承眷注,共保岁寒之约,益明冰雪之心。仆奉亲属迁居,夷转陋偶见亡,是公杂感四律,借彼杯酒,浇予块磊(垒),敢尘英鉴,辄代报书,天道难知,人间何世?徐广辨(?)转,永为遗老,包胥怀楚,犹望中兴,耿口寸心,悠悠终古,非鲍子知我,无以发此狂言。壬子首春三日天山笑笑生拜复。
十五日 阅报载上年朱芾煌与项城第三书,将奸人诡谋和盘托出,内云∶承芸台公子以举 大总统事见委,据芸台公子言已得我公允许等语。此书既出,稍知羞恶者尚能觍颜存活乎?
廿三日 复龚子达书,引傅修期事,言本年仍为六十九岁,俟 大清中兴,日月重光,届时当与同志诸君把酒为欢,始为七十之年。书成恐寄去不便,留待面交。
三月朔日 与同莱儿书,言待新铭船到,即回南。
初十日 上船,十一日寅正展编。
十四日 未正到上海,坐车到永庆坊寓。
十九日 是日立夏,例秤人,余秤得一百三十三斤。犹忆昔在义大利差旋舟中秤一百八十磅,合一百三十五斤,今所差出无几。
二十一日 往看仁山,邀同至鲁山处询近事,适丁衡甫在彼。余言∶共和政事从民身上做起,由县而郡,由郡而省,总统受成而已。今颇相反,此吾省士大夫之责。因与鲁山言,请其往见梦帅商榷大略。俟旬日后来沪再谈。
二十二日 到锡。离家一年,虽经沧桑之变,家中自华夫人以下无恙,全家均安,亦幸事也。
四月朔日 赴上海。
五月廿二日 到无锡。
六月初七日 拟重修惠山尊贤祠记。
二十日 祖妣秦太夫人生日,神主本在大伯父家,伯父己卯年故,故后堂兄省三及侄汉文相继奉祀。今汉文于去秋又故,遗一子仅十龄,不学好。省三嫂依其女以居。 太夫人神主寄放外姓于义未安,因与省三嫂言之迎归本宅厅事西楹家祠,与高祖考妣以下同室异龛。是日卯刻省三嫂送至,当迎拜亲奉入祠,午刻设祭。
廿四日 到镇江。
廿六日 自镇江归。
七月初六日 看高子年谱讫。为松涛代作短跋,记重刊缘起。
十五日 至武圣庙拈香问青岛之行,不吉。问时局有无转机,吉。
八月二十一日 阅范甫文稿共七十五篇,为分类排比编定。
九月朔 本日为西历十月十号上午武昌之变,系中历八月十九日,而西历系十月十号,计祸变之作已阅一年,稍有人心者宜何如恐惧悲痛,而乃名之为国庆日期,悬灯结彩,街市喧闹,丧心病狂,一至于此。昔左氏谓∶王子颓歌舞不倦,为乐祸且以临祸忘忧之,必及之,其言果验。以古证今,革党之祸,殆不远矣!
初五日 内子华夫子吐血之症复发,家人走告,亟往祝之,医生王燕庭君言∶病势颇陡,防有变状,开方纯系凉药。嘱速服。
初六日 内子病势略定,燕庭云∶当不致有变。
初七日 华实甫来视姊病,言吐红由久咳而起,当以治咳为本,开一方俱寻常药品,嘱试服之。
初八日 内子服实甫药,咳减,能安眠,吐红亦止。
十一日 答程雨亭书言∶天地闭,贤人隐,故坤六四有括囊之象,然一变为豫则曰勿疑,朋盍簪是此爻,不动则为括囊作自了之局,并以此又嘱告冯梦老。
十二日 范儿自沪回家叩见,计自壬寅九月随余赴意大利使任,不见母者已十年矣。己巳九月奉胡馨吾调赴俄国,不见余者亦七年。兹者数万里归来,母病已愈,全家无恙,此皆祖宗积善之报,木本仁源,当谨矢弗谖也。
是晚,拟参政院书。
十六日 致参政院书脱稿后改为共和国体平议。
二十日 范儿拜辞回京。
十月初十日 共和国体平议脱稿,未旬日,俄蒙协约即签字,竟不出吾所料,因就目前应付之策成书后一篇,然时局方愦愦,恐一二月内未必有人能理会及此也。
十二日 整理书籍,仿臧荣绪意,陈十三经于案,焚香拜之,盖处此六籍道丧之时不得不极意珍惜也。
廿六日 到沪。
廿七日 访许鲁山、程雨亭、冯梦华,以平议稿质之。是日,雨亭劝我学郑所南,勿以笔墨流传。梦华劝我勿再出门,但往来沪、锡可也。
廿九日 访虞和甫,尚未起,入卧室与谈,示以平议稿,谓人心尚未厌乱,时会未至。劝我勿出游,与梦老之意同。
午膳毕,赴车站,一钟开车,四钟抵家。
宣统五年春王正月
廿三日,得仁山十九日京邸函,启视但有素笺一纸云∶隆裕皇太后自前年被迫禅位,诏下当时呕血,以病不豫,至岁杪,偪令移宫,感触痛哭,常云∶我为万世罪人,大清罪人,死无面目见 祖宗于地下。十五日宫中庆贺元宵节,皇太后未出,潜服金环,不肯听救,遂崩。遗命瑜妃办事抚养 皇上,余无所言。旁注∶谨据实传报,大清臣子睹此能无痛哭?
补十八日阅申报载北京电,十七日丑正二刻 皇太后崩于长春宫。
二月初五日到镇江访鲍润漪,别已半年,时局屡变,告以所见。润谓∶昔郭宗林言,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今已倾矣,艰难再造,虽由人事,仍恃天心。只可静以待时,不宜卤莽。谆劝再三,意极可感。
初六日 至金山寺,入门历阶一百六十余级,至山顶塔下少息。僧人导拈香毕,登塔,塔凡七层,历梯一百十三级,至塔顶俯视大江,浩浩东流,平览南北诸山,心胸为之一廓,尘世扰扰,直以虫沙视之。周眺既毕,下山回寓,尚未及十钟。用膳毕,进城再访润漪。论及行止,润谓∶且静待两月。又言仁山有南归之信,俟渠回时再定。留余午饭。时方 国恤,蔬食,饭毕,示以近作遯斋十咏,闲静之趣傟然物外。将暮告归,复留小饮,回寓已七钟矣。与润云∶两日畅谈,意无不尽。遂定明日早车回家。
十三日 去年十月十二日,陈五经于案拜之。今又四阅矣,未能温习一卷,可愧可恨。自今日起以闭户读书,自课课孙,不更问他事,记此以矢弗忘。
十四日 晨起读易孔疏,潜龙云∶时小人道盛,圣人虽有龙德,此时唯宜潜藏,勿可施用。又引张氏云∶小人道盛之时,若其施用,则为小人所害,寡不敌众,弱不胜强,祸害斯及,故诫勿用。寻绎数过,为之爽然。
廿七日 是日值余生辰,家人仍照向日具酒面,余念年过七十,值此时局,以惜福为本,不宜杀生,因命蔬食。客来者以素面待之。程子有言∶人无父母,生日当倍悲痛。此后宜岁以为常。
七月十三日 高忠宪公生日,陈遗书于案拜之。
八月廿九日 到上海。
九月初四日 晚抵青岛。
十二日 到上海。
十五日 到无锡。
十一月十三日 见顾子文、石仲、季钦,余告以十六日公议拜 帝后神牌事,应发知单,子才执笔,开列七十余人。
十六日 至崇安寺,易素褂,摘冠缨,恭诣 神牌前,行三跪九叩礼,绅士耆民到者百余人。

宣统六年正月元旦
辰正拜天望 阙行礼, 圣像前行礼, 祠堂行礼,曾祖以下三代神像前行礼。
二十八日 筮易得姤,思大象后以施命,告四方之义。祠堂行礼告今日为同华儿纳币于刘氏。
三月二十五日 同华儿夫妇到家行庙见礼,拜见舅姑暨诸尊长。
蔚翁令郎润深送亲来,设筵待以上宾之礼,宴新人于正厅,女客列筵者二十余人。
四月初三日 书坊友来装订五伦书,此书系辛丑春得于山右河东之运城,系明板初印,内府所藏,每卷首页有“广运之宝”四字。
初四日 钞五伦书卷目讫,即以此书赐新人,为初次拜见之礼品,以代赏银物。
初五日 同华儿夫妇北上。
闰五月初四日 作薛副宪就端一稿改定。

宣统七年
九月初四日 至坊前许墓,访查文懿公坟,荒废为桑田仅一小堆,高二尺余。至方湖拜宗祠。
二十九日 重检与二弟书七册,拟加跋不果。
检戊午、己未窗课,颇多自负不凡语。
十月初六日 赴镇江访蔚公、蜕公、鲁山,良朋欢聚,夜饮颇酣,宿蜕公室。
初八日 到锡。
二十三日 至华藏山送二弟葬。
二十七日 拟北上,先至沪筹川资。
二十九日 鲁山来,谆劝勿北上。

宣统八年
四月十一日 送二姊丧。
六月十三日 题高忠宪公遗像手卷。
十月二十四日 温周易至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惕,然有感必俟五之休否,上之倾否,小人道消,方可乘时而起,念至此心中顿觉宽泰。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