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朱阁绮户照无眠 → 当前帖子
 
题目:仅仅几年(中) 回复: 0 浏览: 1769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10-26 22:56:23 序号:487
 
  仅仅几年(中)
读许珏日记看辛亥革命

杜鹃 整理

宣统三年
正月朔日 检查上年冬季洋、土药销数并牌照捐收数,较秋季大有进步。
(以下原本缺数月)
五月廿九日 知二弟已于十八日长逝,而未得遡伊电讣,因嘱瑞儿发电到锡。
六月朔日 得遡伊侄复电,十八戍刻父亲弃养莘。
初二日 设位成服,余心虽悲,无泪可挥,悼怛而已,亦衰象也。
十二日 阅报知各省为烟土加税事甚忙,但以坐得巨款为幸,绝不计及于禁烟有碍与否,令人闷极。
十六日 早起思此后专以养心为主,余事概行搁起。
三十日 拟禁烟刍最近刍议讫。
闰六月初六日 增写禁烟刍议一条。
于《政治官报》中查得禁烟条例,似无从实行。盖由禁运一层既未办到,则禁吸亦徒只托空言而已。
十七日 拟与民政部说帖,度支部同一稿。
二十三日 先太夫人以壬辰闰六月二十三日寿终已十九年矣,今岁复值闰六月,是日午刻就京邸设祭。
七月初四日 思君子难进易退之义,苟无其权,只可心冷,庶几寡过。
阅《人寿金鉴》,讫其六十九岁以后有丧,见者共六十一人。
初五日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此就境遇而言也。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此就学问事业言也。应分别观之。
初八日 思禁烟事只转提起精神拼向前做去。
初九日 访度支部陈瑶圃侍郎,递说帖。陈谓∶度支部本以禁吸为主义,并不重在筹款。
初十日 华儿欲留余在京过冬,将觅屋移居,其意可嘉。但费用太多,且余如留京则禁烟素愿必难酬偿。兹为仕官计,则七十老翁,造化安排已定,复何所求?因决计止之。
十八日 是日 皇上典学,各学堂均悬龙旂,校长率诸生望 阙行礼。
二十二日 拟稽核土膏零卖、查禁吸户章程。
二十九日 二弟百日期满。
八月朔日 遡伊侄奉母到寓。
初七日 阅顾瑞文公年谱,摘录先京居官之日先后三次,仅及六年。
十六日 明日二弟之丧领帖,作挽联云∶老境别离难,握手数言,勿以迂愚忤时俊。尘缘超脱易,伤心一恸,期将友爱结来生。
十七日 辰刻至源丰堂,二弟设幕于此,来吊者近百人,酉刻回寓。
二十日 瑞儿言∶局中得汉口来电,省城兵变,武昌失守。
二十二日 阅报皆言鄂事,思一应付之策不得。遡伊在法制局回言人心惶惶。又闻江宁、长沙均有警报。作书与莱儿,言二弟灵柩宜择日移厝青龙山坟地。
二十三日 瑞儿言∶昨晚局中得电报,汉口铁路局已被匪扰,今日汉电已不通,外面消息颇不佳。遡伊侄与瑞儿皆劝余早出京,余意此时万不宜轻动,因访幼云与谈。幼云谓∶大局定后从容出京。与余意合。
二十八日 得莱儿电云∶母病,率弟侄速归。同时,乐曾也得家电云∶有事速归。以常情测之,此二电殆因鄂乱谣言,恐京中亦有革党之祸,故促归。当即复电讯病情,并嘱重庆孙即日乘汽车至津,趁轮船先归。
三十日 念世局如此,幸无官守行止,可以自由。从来国家命脉全恃纪纲,此处败坏,虽圣哲亦不能挽回,以后落得做个闲人,名教之中自有乐地,聊适己事可矣。
九月初六日 候李企中,赠以二十金作旅费,见其行色匆匆,方知已决计回南,立谈数语,惟嘱珍重而已。归途遇端一,同至寓中。云∶现已在度支部请修墓假两月,明日早车赴津,并劝余南旋甚力。余感其意,诺之。遡伊归云∶今日消息甚恶,外间谓京城早晚有事,刻下满汉之见日深,住内城尤可虑,不如迁居外城。余念外城只有会馆,或可暂住。因往看,至则仅有屋三间,不能容多人。时已戍刻,仍进城。途中思端一既归,其屋或可暂租。便道再访幼云。则九江确因兵变,焚烧道署,其家中消息未知,甚为焦急。幼云谓∶自己不能出京,以余无官守,亦劝我至津暂避。回寓与遡伊言之,则用费不易筹,余因比租端一屋告之。
初七日 唐傅郑云∶伊住宅前面有房屋三十余间可租,月需四十五金,即往看之。收拾洁净,房间宽大,随即搬进。傅郑云∶前敌得一胜仗,大智门车站已夺回。
初九日 阅报读本日 上谕四道。一下诏罪己,一内阁应负责任,国务大臣不用亲贵,一宪法交国会协赞,一开党禁。皆资政院所奏请。
初十日 遡伊云∶昨日 上谕发后,军士犹未能满志,所谓药不对症,徒扰乱无益。
十一日 访陈松山,谈及袁某,谓∶此人如再重任,恐非国家之福。
十二日 访陆中堂,云近日消息不佳,因及昨与松山所谈。陆云∶用此人原是以毒攻毒之法。又言已非国务大臣。松山云云,无能为力。
十四日 阅报纸有镇江、安庆警信,及太原兵变详情,访松山论昨资政院信条第八条未妥。又言戊戍八月事,多向所未闻。
遡伊言昨晚九钟上海兵变失守,少顷傅郑来述,所闻亦同。
十六日 遡伊言∶今日人心惶恐异常,拟明晨赴津。
十八日 遡伊侄奉母挈全家赴津,嘱余明日必往,诺之。
得莱儿十一日奉知家乡人心惶惶,略同京邸情形。已于本月初八日移家沪上美租界永康里。
十九日 到津至中和栈。
十月朔日 与文甫言家乡既属中华民国,此时只好在津暂住。
初二日 到京至文甫宅暂寓。
初三日 访邹紫东,知其在吴蔚若处,因就蔚若寓与谈及乱事,束手无策。
又访锡清帅,值其出门,便道访陈伯潜、林惠亭,均未晤。
再至清帅处,谈甚久,谓∶项城较之那、徐似胜。又云∶热河之局是敷衍意思。清帅本请往平山陕之乱,已有成议,而忽改变,故本日又续假。
初五日 夜至幼云处,询以半月来近事并索阅旧奏稿,谈甚久,告以寓津沪孰得,伊亦赞成南归。
初六日 七钟至车站,十二钟到紫竹林。
初九日 阅报初八日奉 上谕,初七日申刻官军已收复汉阳。
十四日 与邹紫东书,以山东已取销独立,应合江苏同乡京官致书程雪楼,劝其反正。
十五日 得端一书云∶各省布政使逃在租界者有十五人,可谓一时之盛。
吴仲文云∶得周文甫书云∶上海之安静不如天津,无锡之危险过于北京。
十六日 得遡伊书云∶江宁确为革党占居,张铁避至日本兵舰,张勋逃亡。又借款已定,外人忽又翻议。下月应发军饷皆无着落。
廿三日 得鲍润漪同年书,言东省独立后奉请病假,旋奉牌示开缺,今已交卸矣。
廿九日 读老子清静为天下正一语,可以养身,可以经世。
十一月十四日 进京寓锡金会馆。
十五日 移寓唐宅,遡伊来,所拟说帖稿甚佳,嘱其缮就速递。
十六日 访陈伯潜,言时事亦叹息而无挽回之策。
十八日 回中和栈。
二十日 邀仁山便饭,言上海民军情状,应付之道惟有速战,不可再以和字延宕,贻误生民。
二十八日 《民意报》传单∶本日项城在东华门外被炸弹受伤,从者死四人。
二十九日 二弟以壬辰生,是日为弟生日,复值壬辰,思之不可得见,曷禁泣然。
阅《北京日报》,见昨日炸弹案被拘六人,内有同华儿名,骇绝,当电询遡伊,心烦懑殊甚不及待。电复时午后三钟,念非进京一行不可,即襆被带京贵。至车站四钟开车,七钟三十分到京,进城至京汉路局,知昨晚即取保释放,今日已到局办事,现住中法协会。遂往该处见华儿,询悉情形。云∶已有安电到津,此处距紫公寓不远,因往访之,遂下榻于此,询时事消息,已成共和局面。因约明晨同访馨吾探问。
十二月朔日 与紫东谈,告以如共和局成,此后当绝迹京华。早膳罢,握手而别,七钟到天津。
十三日 访幼云与商挽回共和办法,幼云甚以为然而难其人,谈一小时而返。
二十三日 偶成一联云∶读圣贤书,纲维世运。明君臣义,表正人伦。拟寄京托人写之,以示共和诸人。
廿六日 阅报,廿五日奉 懿旨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即由袁世凯组织临时共和政府,合满汉蒙藏回五族为一大中华民国。同日,奉 懿旨皇帝但卸政权,不废尊号。又报纸云∶优待皇室各件,民军已一律担承。
廿八日 自共和宣布之后,第一日雪,第二日雨,第三日风黄尘满目,气象如斯,未来之事无待蓍萦矣。
三十日 复杨仁山书,告以劳玉初已避居涞水,须开春设法寄递,并告共和已经宣布,此后不再进京。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