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朱阁绮户照无眠 → 当前帖子
 
题目:仅仅几年(上) 回复: 1 浏览: 2001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10-26 22:55:31 序号:486
 
  仅仅几年(上)
读许珏日记看禁烟之难

杜鹃 整理

一次偶然机会获得了一部日记的摘录本,这个摘录本也应是日记作者自己所摘录的,这可以从他自己的增删中看出。经过一番查证,知道了这日记的作者是清末民初人,他的名字叫许珏。
许珏,(1843~1916)字静山,号复庵。祖籍安徽歙县,清康熙初年迁居无锡,遂为无锡人。同治四年为金匮县学秀才,光绪八年中江南乡试举人。素与同邑薛福成(叔耘)、薛福保(季怀)昆仲交相厚,荐于山东巡抚丁宝桢为幕友,时季怀已在幕中。后朱酉山学使校士山西,聘许襄校,因得目睹鸦片之害。时东阁大学士山西阎敬铭在里,与许相晤,待以国士。旋经四川总督丁宝桢坚邀,一度由晋入蜀。光绪十一年,张荫桓使美,阎敬铭介绍许为随员。光绪十五年,薛福成任英、法、意、比四国公使,许氏以参赞随往。光绪十九年,杨儒使美,许氏亦以参赞随往。中日马关条约后,许氏不胜愤恨,乞病回国就医。许氏以为甲午溃败,乃李鸿章不以忠信对国。光绪二十六年,慈禧、光绪走西安,许奔赴行在,时鹿传霖为军机大臣在枢府,乃嘱许草拟国书致俄,不久沙俄撤兵,翌年和议成,鹿传霖乃保荐许氏出使意大利。任满召回。许力主禁种、吸食鸦片,兴办铁路,因与当权者相忤,被排挤以道员发往广州。倡办鸦片烟膏税捐,加价以寓禁于征,英人以违约抗议,许氏据烟台条约严拒之。英人知不可夺,乃转诘外务部,不得已改称牌照捐,去加价之名。使广州一口,半年中少进烟土六千四百余担。宣统三年,许氏进都,谒外务部尚书邹嘉来,极言严办,因是订立中英禁烟条约。未几,宣统逊位,许氏归里不复出。民国五年卒于家,终年七十四岁。住东河头巷故居,抗战中被日军焚毁。著有《复庵文集》。
上述史料摘引自《无锡文史资料》,我们可从中看到许珏一生的概况。而我在读了他的这本日记后,只觉得在那时的中国,要办点事情确实太难,更何况许珏办的又是禁烟之事。在外祸内乱之时,一些有识之士,忠于职守,为国为民,尽心尽力,表达了他们的拳拳之心。特别是许珏,年近七旬,仍在亲自起草相关文件,在禁烟第一线上为中国人的健康大声疾呼。《官场现形记》中描写的是当时官场腐朽的一面,而我在他的日记中看到了中国士大夫生活的另一面。
在许珏日记中,我看到了当时官场的办事效率,看到了中国官员是怎样和外国官员交涉的,也看到了官场中有人要移动国库资金,许珏识破“猫腻”后的无奈,仅用“微妙不可思议”六个字来表达他的感慨。
许珏日记中还记录了当时文官的一项娱乐,十日一集,士大夫们轮流做东聚宴,吟诗品菜,自得其乐,显示了一些清高者的品位。
为此,我们摘引了一些片断,让读者可更深地感受那个时代,感受那个人的心灵活动,感受那时的各种冲突。

宣统二年(1910年)
正月丙午朔 新军与警兵哄。开岁第一日即军警交哄,大非佳兆。不知粤省年内能平安无事否,良可忧惧。
初二日 拜李直绳军门,知新军昨日不肯归伍,思孳机作乱,现尚未散。归途见大北门已闭,兵勇纷纷登城。十二钟回寓,知得兵变确耗,是以闭城,登俾固守。
初三日 得新军兵变确耗,知因元旦第一标标统不肯放假而起,遂鼓众直趋燕塘,协统闻警先逃,辎重炮队等四营从之,共七营,惟二标、三标未从乱。今晨将军左右都统领旗兵守城,水师提督出城解散,现尚未靖云。
午后七钟,李军门有人来云∶贼已击退,为枪炮所毙者二百余人,夺获新枪七百余枝,贼已溃散。
十九日 善后局来文录院批准,俟牌照捐开办后,停止膏捐牌。
廿五日 灯下拟加价减销数目,限三年禁绝。
二月初一日 札派庄秉涵、王少梧办牌照捐事
二月十二日 督院询牌照捐,嘱早日开办,宗旨忽变,事机似已顺利。
廿五日 秉涵自督署来云∶已将此中机关探得,并悉制军催办牌照捐甚急,并属文案要员速电度支部请示少衡。因请秉涵告局代拟电稿。此举殊出望外,既有此转机,以后可放手办理矣。
三月初九日 少衡传电话来云∶度支部复电已到,照准。
与商人约定十三日缴饷给谕,廿六日开办,四月初一起收牌照捐。
十三日 广荣元商人梁超棠来缴按饷四万元,源丰润、厚德两家现期票各二万元。因其未具奉帖,嘱令明日随奉缴呈,以便给谕,定期开办。
十四日 梁超棠与商人陈九桢同来具奉缴饷领谕。嘱其慎重联络诸商,勿存意见。商人唯唯如命。子治草谕稿毕,即饬丞誊就,交秉涵带去。设办理牌照捐稽查处,札派秉涵为坐办。
廿八日 方伯言劝其安泰承当商首。午后其安泰等七家商人具章到局。
四月初二日 各商来局到,在十六家拟投筒公举,纷呶半日,毫无成议。藩台亦废然而返。余语局员,此时只有收回官办一法。
初八日 与藩台柬,言商办势难联合。
初九日 星若云∶制台意请商会公举,将会禁烟局衔作函,既而函稿亦未送来,变幻情状不可思议。
初十日 得藩台信云∶已照请商务总会开会公举,俟得后文呈请宪核,再行移知。此事大失政体。
十三日 是日商会公举广鸿昌者九家,馀仍中立。商会令九家具保,则无人肯保,一哄而散。商会谓∶如此则将公举取销,拟仍令广荣元承办,明日午后可发表。
十五日 秉涵来云∶各店未肯签押。商会公举已作罢论,决定仍归广荣元,明日当有复文到局。
廿一日 秉涵亲专送来商会移文一件,粘钞移复藩司稿。商人仍系广荣元,但云章程办法或当再事研求,务令尽善云云。
廿三日 见制宪言,商会移文钞录移藩司稿云云,制宪云∶我已尽知,此事耽搁已久,须早日开办。仍嘱与藩司面商速办。因再至藩署,见面后述宪意。藩谓∶我本无成见,须嘱广荣元再缴银四万。明晨见制宪后即定开办日期,大约极迟以五月初一为期。
廿四日 藩台传提调及秉涵往见云∶牌照捐即开办,由局主稿。
五月朔日 秉涵自前山回,言∶已到西关观,今日开收,甚热闹。
初二日 英副领事翟兰思来见,询牌照捐事。告以所抽系熟膏,非生土。该副领事人尚明白,谈片刻即去。
十一日 得制宪函接外务部佳电,英使在署面称云云,嘱详细奉复。
十五日 与外务部邹、胡两书,并寄呈复督院文稿。
四钟出城登舟,是日为消夏第一集,夕阳既下,清风徐来,此时得趣不少。
十七日 发电与二弟询近体好否。
英副领事来,以报纸中所载章程第十五条有三个月禁绝之说,谓与条约不符,又广荣元开出发票有另收膏粮银七元二角为疑。余以章程所载系拟办法,尚须奏咨核准,届时自当照会各国。广荣元发票开写不合,应俟查明即由该商人就近告知贵副领事可也。该副领事人尚和平,唯唯而去。
十八日 陈少衡来云∶督院电复外务部稿即照叙局详原文。又云∶今日又有部电到院,即当行局。
十九日 得二弟电言∶近体安好已函详。
二十日 接督院函示外务部巧电,嘱再行详晰声复。
廿三日 前日销夏二集本拟各赋一诗,灯下成五古一首。
廿四日 与邹紫东、胡馨吾书,并钞呈复督院稿寄去。
廿五日 阅札州县换烟牌照稿略为改定。
是日为销夏第二集。
三十日 阅督院行英领事照会,交受丞拟复。
六月初四日 得吴道台电汕头英领事为牌照捐事有文驳阻云云。当令小珊拟电复之。
初五日 赴消夏第三集之约,以“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分韵,得“兴”字。
初七日 与邹紫东、胡馨吾书。
初八日 与紫东再启,成五律一首。
十五日 赴消夏第四集。
十七日 得关务处移文,钞录西历夏季份洋药进口之数,较上年夏间少二千二百担,为之大快。
廿五日 是日为消夏第五集。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分韵,余得“与”字。
七月初二日 算牌照捐收数拟限省城,每日销数不得过二十担,洋药至多以五百件为限,土药以八千两为限,每日收捐以五千元为率。
初四日 赴消夏第六集。大约共宾主十七人,致伯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分韵,余意似未妥而亦无以易之,分得“河”字。(按此会即延秋第一集)
初八日 阅来文有督院函一件,准外务部歌电云云。又札一件,接英领事照称云云。俱为三水及新塘两次缉私之事云云,无理干涉,而外务部软弱太甚,尤为可虑,阅之令人气闷。
初九日 上院候见,见则谓去年创办之初,如港督、领事有交涉阻挠,足下愿承当。今外务部电、领事照会,将何以处之。余谓∶此事极易办,新塘、三水系内地,非港界,无营业牌照、无购土凭照,此犯违章之罪,我治华民系内政,与港督何与?院谓∶须和平办理。又言∶英领事极难说话。余谓∶此不须虑,自有应付之法,请函致领事,订期会晤,以释此疑可也。院诺之。
十一日 见制宪,约定期往晤领事,坚嘱守和平主义。
十二日 得少衡柬,会晤领事约定十四日午前十钟,与魏京卿、萨观察同往。
十三日 是日为邑先贤高忠震公生日。八钟回寓,陈高子遗书于几,拜之。
十四日 与萨桐才观察、魏京卿同赴领事署。英领杰弥逊颇倨傲,不似去年恭顺。余因诘其三水、新塘两事均系中国内政,非外人所能干预。该领谓∶亦有两国须商量之处。因以英使致外务部文出示。余谓∶膏捐系内政,生土既入华商之手,即非贵国所能过问。该领谓∶煮膏限期太迫,即与取诸生土无异。余谓∶前已宽限十日。秉涵谓∶此十日乃指到销场后十日,今但不阻挠缉私之事,限期如欲展缓,可再商量。该领谓∶欲收膏捐,须在售土六月以后。余不答,该领知自己说错,亦用他话掩饰,遂不提三水、新塘之事。余见英使致外务部文请其钞稿送局备查,该领允诺。时已交十一钟,遂辞出。魏京卿请同至洋务处,遂俱上院奉见制宪。余略述大概,萨观察详言之。制宪谓∶广荣元办事太紧迫。余谓此局中督催之故,如不需急急收款,此可展缓。因云∶三水、新塘两案,彼今日已不提,请即电外务部。制宪允之。
十六日 延秋第二集,以“我欲乘风归去、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分韵。
十七日 致紫东、馨吾函,论膏捐万不可停。
廿四日 赴延秋第三集,以“欲将何物招佳言,惟有新秋一味凉”分韵得“凉”字。
八月初二日 上院制台之意欲以牌照捐二百万转赌饷。
初三日 拟与英副领事翟兰思面谈节略(昨晚总领事杰弥逊有函来约)。
三钟,英副领事来,与伯谦、秉涵同见。该副领事因北海领事报告礼和公司事来询,秉涵详晰告之。又言∶洋药加税事。答以此应由外务部作主,且与粤东现办牌照捐无涉,盖此项捐款取之生土成膏之后,不得谓与条约相背也。
初九日 八钟访少衡云∶制台接外务部电,深不以秉涵为然,故有藩台查复之函,续又改为会同本局司道云云。
十钟到局,秉涵呈手折,一展收捐期,二私土不充公,三暂撤马溜州分处。午后一钟,运台先至,臬台、学台、劝业道继至,藩台方至,巡警道后至,言改良之法。秉涵以所拟三条呈阅,藩意甚以为然,诸公亦无他言,遂决定照此复院。
初十日 得紫东复书,有外人不愿膏捐而愿加税云云。此系中国内政,岂能徇外人之意。
十六日 体中颇觉不适,惟是日既拟讌客,只得勉强打起精神,见菜肴皆不食,能饮玫瑰露少许而已。
十七日 得悉舲柬,知昨夕归后,同人以牛渚西江二十字分韵,余分得“中”字。
九月初九日 晨登观青山,至客厅小坐啜茗,见壁间悬屏一条,有诗云∶“一念坐销无量劫,玉堂金殿日初长”。顿有所触,与余素志相合,今日登高可谓不负矣。
五钟至广雅书局,赴延秋第五集之约,宾主十八人。
十月初二日 午后伯承与提调同往源丰润看帐,并携折件同往查明公款,存四万二千八百三十七两六钱一分,私款欠八千七百四十三两一钱二分,于是浮言始息。
十一月初四日 院批牌照捐第一结收款云云,并嘱详筹缩禁办法,语多隔膜,此事只可俟坚帅来相机办理。
十九日 赵士骏来见,嘱访饶平县詹姓宗谱。
二十五日 阅报知资政院决议粤省禁赌案明年正月一律禁绝,毋庸以牌照捐抵赌饷。
十二月初三日 闻制台将到同人议往黄埔迎谒。余于办公尚能提起精神,惟遇此等事不免厌倦。申刻访王云老,与谈颇觉开爽,胸襟为之一豁。
初五日 作纪事诗一章。
初七日 二钟四十分上院,候至四钟十分始见,余意牌照捐非常年输入之款,不能抵赌饷。制军言∶现暂移抵赌饷,他日另有款项再抵牌照捐。微妙不可思议。
初九日 晚作纪事诗一章。
十九日 星若携藩台详院稿来,余念此事决难迁就,辞不会衔,嘱小山作函告以新商所拟办法,旧商亦能照办。
二十一日 秉涵来询以梁商就此而止须亏若干,嘱从实具奉。
伯承来,以各银行折交之,令结算子金。
二十三日 至清理财政局访宋梦云,言度支部来信言洋药加税事,英使已允。值百抽三十,外务部欲抽三十五,大约不久即可定局。
二十四日 伯谦奉藩台札派督同新商办牌照捐。
二十七日 札派庄令赴潮沈守驻局接办清理。


表情: 作者:jhyf 时间 2007-2-16 23:56:56 序号:641
^_^!
回复内容:
  时代太久远,现在的人没空去关注。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