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泪弹不尽临窗滴 → 当前帖子
 
题目:性学家刘达临为何悲伤 大导演李翰祥死因别解 回复: 0 浏览: 2297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10-2 22:01:13 序号:458
 
  性学家刘达临为何悲伤
大导演李翰祥死因别解

文\杜 鹃

原来在上海南京东路最热闹的中心广场边有一个国际闻名的展览馆曾经是很多上海人不知道的。现在这个展览馆搬迁到了武定路武宁路口,后来又搬走了,好象有不少人不知道了,这就是由当代中国的性学开拓者刘达临先生创办的中国古代性文化展览馆。

看得人怦然心动

在这里的中国古代性文化展览,被不少专家称为“五千年来第一展”,收藏展出的几千件涉性文物,确实蔚为大观,令人大开眼界。
“性”是个敏感话题,长期的思想禁锢使人类竟不敢面对自己的身体,讲起传种接代的事竟也会面红耳赤,与非法同居的心情一样,真不知人类怎会走进这个“怪圈”!
我在这方面也算是见多识广,可到了这个中国古代性文化展览馆中一看,也会怦然心动,感慨万分!没想到中国古代的性文化是那么底蕴深厚,老祖宗们的另类文化也真是让人佩服之至。

他是引导中国人幸福的六个人之一

这个展览是亚洲性学联会副主席刘达临先生所主办。刘先生是中国首次20000例性调查的主持者,几十年来收藏研究中国性文化,成就非凡。
他风度儒雅,个子很高,所著的研究专著叠起来也有他的个子那么高,可谓著作等身。由于他对中国性文化研究的杰出贡献,美国时代周刊在1993年就称他为“引导中国走向幸福的21世纪的六个代表人物”之一。

大导演没见过女用夜壶

在这个展览中有一个镜框中的内容吸引了我,其中记载了刘达临和李翰祥相交的一段憾事。
著名大导演李翰祥先生曾慕刘达临之名,发传真与刘先生结识,还专程去刘达临的家中观看一件希世之宝。
说来也怪,大导演也是个爱藏性文物的大藏家,也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奇珍异宝,可从来没见过女用夜壶。难怪他还为此写了篇文章,把那个女用夜壶介绍了一番。
据李翰祥说,他想和刘达临合作拍一部介绍中国性文化的电影。可惜壮志未酬,李大导演在北京因心脏病猝发而逝,一部好电影也就此夭折。

李翰祥是因心脏病而逝吗?

可伤心的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李翰祥生前也是一位大收藏家,为收藏一些冷门的、有用的书,他常在香港、台湾、东京等地的旧书店里徘徊,而且他买书不问价钱,朋友见他这样买书,就说他把旧书行情买贵了。李翰祥先生披沙沥金,收藏了不少好东西,如1933年北平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的那部明万历本金瓶梅词话,当时只印了100部,李大导演藏有一部。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在他身后会有人将这些宝贝毁于一旦,也算是古事重现。
原来,李翰祥病逝后,家里人悲痛之余,竟将他的一些性文化收藏品视作李大导演的克星,怒气冲天之余,把那些“淫词秽器”砸的砸,烧的烧,处置了两天才算完。

因果报应似是而非

李翰祥病逝于心脏病猝发,已有医生鉴定,自不必说。可家人认为家中这些东西是秽气之物,致李大导演早逝,也自有传统文化影响的原因。
在中国中古时代的道德观也好,愚民政策也好,都是谈性色变的。以致于因果报应的故事都可算在那些小说家、戏曲家身上,什么“罗贯中子孙三代皆哑,施耐庵子孙哑者三世”,“王实甫、关汉卿当堕拔舌地狱”。还有什么“曹雪芹子孙伏法无后”,更是可笑,因为其实曹雪芹本来就没有子孙,何来子孙伏法无后?

刘达临闻讯大悲

也正是李家的这一番大动作,使刘达临闻讯大悲。
刘达临深知李翰祥的几十年收藏来之不易,因为性文化藏品不同于其他收藏品,由于历代禁毁,能留下的真是凤毛麟角,再加上这些东西都是深藏墙洞,不便张扬的,收者不便明问,而藏者也不便明讲,收藏的艰辛自然不必多说了。可如今毁于一旦,对刘达临来说,此举不亚于秦始皇焚书。
于是,他悲愤之后,写了祭李翰祥的祭文,言词沉痛,令人扼腕叹息。我看了祭文也是为之可惜,总希望这不是真事,也痴想着可能还有剩下的吧,或者是李家另有所谋而用的障眼之法。

但愿此事没有发生

象李翰祥这样收藏中国乃至外国性文化收藏品的人并不多,大藏家更是屈指可数。我常听说中国每年被毁被盗的古墓有多少多少,自然是地大物博,历史悠久,挖掉些墓也不在意。而在刘达临的“中国古代性文化展览”看过一遍后,就会感到做人的伟大和不易。
其一是像刘达临、李翰祥这样的大收藏家,孜孜以求,四处奔波,为子孙后代留下了老祖宗们的生活片段。
其二是即使好不容易收集在一起,也要有妥善方法保存好,传下去,那种毁灭性的事再也不要发生了。
后来又知道了一件台湾的消息∶纳莉台风横扫台湾时,民间收藏家张文宽花了十多年时间,走遍大陆港台面藏购的6百多件唐宋明清以来的春宫画和上百件春宫瓷瓶以及古册,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损失高达1千多万元。据台湾媒体报道,张文宽的公司设在地下室,平时所有藏品都在恒温、保湿、24小时保安的照顾下,但是10多年来认为很安全的地方,却成台风陪葬品。张文宽含着泪水,心痛地说:这和失去小孩没两样。一幅台币35万的日本明治二年春宫浮世绘“美人岛”;唐朝春宫连环画册;雍正皇帝寝床头和后妃做爱画面的瓷瓶;雍正褒扬贞节烈女的圣旨;明朝妓院招待买春客的春宫盘;清康熙春宫图等出自古人巧手绘制的艺术杰作,全部一夕“泡汤”。
唯一庆幸,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刘达临,计划举办亚洲性学会议展览,几个月前借走近4百件的春宫瓷瓶。这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这里的格调是很高的

走进中国古代性文化展览馆,我总感到这里的格调是很高的,悠雅的乐声,柔和的光线,让人沉浸在以往的岁月中。一些外国游客在这儿徘徊再三,显现出惊奇和高兴的神态。
尽管刘达临先生的性文化展览馆发展坎坷,但他的开拓精神仍是令人钦佩,最近,他又和新浪网合作,把性文化展览馆搬上了网,几百幅珍贵的藏品在网上展示了特有的风采。
是啊,这个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博物馆,不仅是中国唯一的性文物博物馆,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不仅是上海的骄傲,也是中国的自豪!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