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歌尽桃花扇底风 → 当前帖子
 
题目:也谈“逼讨房钱” 回复: 0 浏览: 2055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7-1 15:15:18 序号:405
 
  那天在电视上看到小刘春山先生和王盘声先生谈沪剧“碧落黄泉”移到滑稽“逼讨房钱”一事,以为会听到那段久违了的名段,但两位先生合唱的还是沪剧的段子,只是唱词用了旧的,不是现在所流行的新词。
于是又在我的滑稽库中翻出那段“逼讨房钱”的文献,发现是程笑飞先生的本子,我记得小刘春山先生的也有,而且是我最早见到的,于是又翻,终于找出了小刘春山先生的“逼牢房钿”,对比之下,各有千秋,而小刘春山先生的“逼牢房钿”因是1949年后的版本,在反赌方面增加了特色,特别是最后一句!
现在抄出两段,在文字上做了订正,其余不敢擅改!

程笑飞∶

逼讨房钱

阿嫂!阿嫂!
我来告诉侬。
侬欠我房钱阿忘记?
当初进屋都快乐,常登拉一只客堂里。
感谢侬房钱付拨我,阿嫂真对我最知己。
现在我有一桩困难事,心里向急得臭要死。
阿记得,那一日狂风暴雨夜,因为我礼拜勿出去。
幸亏侬拉旁边相劝我,叉叉麻将解厌气。
输脱铜钿我勿恨侬,只怪我自家勿争气。
曾经侬对我讲过息,大家赌现钞勿许欠。
害我输脱铜钿人难做,头寸方面大豁边。
在房中见妻急,为我顶进顶出不分离。
我预备进去钞票偷,谁知好事多麻【磨】风波起。
相【想】偷钞票还赌本,齐巧家小来看见。
忍【存】心跑来弄僵我,千言万语难分辩。
家小临走对我说,杀千刀再偷钞票当心点。
大众面前讲明白,刮刮我迪格一只老面皮。
那事【时】间我越想越翁中,一阵阵格懊悔拉肚皮里。
脑筋动得邪气好,就此跑进侬房间里。
欠我房钿几个月,为啥一张白纸都勿看见。
所有我环境侬晓得,家小对我凶来西。
含仔眼泪来恳求侬,希望使得我伲夫妻免淘气。
三番两次来拖欠我,现在我再也等勿及。
支票日脚已经到,现钞勿曾解进去。
伤足脑筋拉房间里,山西老板到此地。
拆息尽量借拨我,当我看见很欢喜。
恨我脾气交关坏,勿肯到外头去做生意。
我晓得阿嫂是个善心人,始终勿会硬头皮。
一定如数付拨我,让我还脱迪笔印子钱。
恭祝侬修子又修孙,白白胖胖养一个小弟弟。
请侬大力来帮助我,家小面浪勿讲起。
也许家小来觉得,迪顿生活项勿起。
我迪格辰光心里真难过,好像万把尖刀刺心肺。
我拉屋里心着急,那拉屋外看白戏。
良心问题对勿起,阿嫂请侬付房钱。

本文中有些明显错字已作技术处理。

小刘春山∶

逼牢房钿
(调仿碧落黄泉)

嫂嫂呀!嫂嫂!
我来告诉侬。
欠我房钿阿忘记?
一淘赌博搓麻将,常登勒一只客堂里。
感谢侬常拿房钿付,阿嫂真对我最知己。
阿嫂呀!我唯一欢喜铜钿赌,望赌浪向赢两钿。
现在有桩困难事,心里急得来臭要死。
阿记得,那一日狂风暴雨打,因为礼拜勿出去。
幸亏侬勒旁边想办法,叉叉麻将来解闷气。
体贴入微只有侬,真正使我难忘记。
赌兴勃勃难压住,昏天糊涂坐下去。
铜钿输脱我勿恨侬,只怪我自家勿争气。
曾经对我提起过,(说道)念圈麻将叉到底。
害我输得人难做,头寸方面大豁边。
在房中见妻妻骂我,跟进跟出不分离。
我预备,偷着钞票可以还赌账,哪知好事多磨风波起。
跑进房里去偷钞票,齐巧家小来看见。
存心跑来弄僵我,千言万语难分辩。
家小临走对我说,再偷铜钿当心点。
大众面前讲明白,刮刮我迪张老面皮。
那时间越想越翁中,一阵阵格懊悔勒肚皮里。
一动脑筋邪气好,就此跑进侬房间里。
欠我房钿有几个月,为啥一张白纸都勿看见。
所有我格环境侬晓得,家小对我凶来西。
含仔眼泪恳求侬,希望侬,使得我伲夫妻免淘气。
三番两次拖延我,现在我再也等勿及。
支票日脚已经到,钞票还呒没解进去。
伤足脑筋勒书房内,山西老板到此地。
拿伊格钞票借拨我,当时看见蛮欢喜。
恨我从小书少读,勿会(到)外头(去)做生意。
我晓得,房客好比自家人,始终勿会(得)硬头皮。
一定如数(来)付拨我,让我还清迪笔印子钿。
恭祝那修子又修孙,白白胖胖养个小弟弟。
请侬大力(来)帮助我,家小面浪覅讲起。
也许家小得到消息后,非刑拷打我项勿起。
我迪格辰光心里(向)真难过,(好比)万把尖刀刺心肺。
我勒(浪)屋里向吃戤饭,家小(到)外面去赚铜钿。
良心问题对勿起,从今勿再赌铜钿。

本文中有些明显错字已作技术处理。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