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朱阁绮户照无眠 → 当前帖子
 
题目:平原拳匪纪事 回复: 2 浏览: 2799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6-6-13 10:45:49 序号:368
 
  平原拳匪纪事
平原县城去恩城二十五里,以马颊河为界。
光绪二十五年,荆门蒋楷自莒州调署平原。
三月十四日上事,闻恩县四境盛行义和拳,或云自冠县十八团,或云自东昌曹州,莫详其底细。
四月初,天主教士高凤仪来函言武生张泽欧张安业事。安业,泽兄子,亦武生,素凶横,乡里不齿,因置之。
凤仪复自禹城来见,言张泽与魏奉宣等聚堤上不逞子弟夜练义和拳,已扰小魏庄两教堂,小屯武生王治邦实为之首。
诣勘两处无教堂,堤上旧草屋三间为教民公产,顶有孔,如甕大。据张泽供,则张安业所穿也。小魏庄民宅有教士往来,憩息所邪稣像微裂,什物多毁。出钱给地保,令为修补。而召王治邦之子武生王甲三来城,语之曰∶民教不和久矣,我以气凌之,彼将以势凌我,与之争论犹可。甲三不省,又语之曰∶民以教案泄愤,彼族即以教案启衅,前年巨野案起,增教堂十三所。去年沂州案起,日照、莒州、郯城城中皆建教堂,然且据吾咽喉,然且脧吾膏血,滋事之犯,卒亦骈首就戮,无损于教民毫末,自损多矣。民间或未知在,绅董警觉之。尤未省,则又语之曰∶符咒,妖人也,以符咒惑民,邪教也。邪教必叛,妖人必乱。乱则斩,叛则灭,汝有身家,勿信教匪之邪术也。甲三大省悟,归语其父,为调人其间,而堤上、小魏庄之案以结,然而根株未绝也。
是案也,官不笞一人,民不费一钱,张泽、魏奉宣自得甚,夜聚明散,声势汹汹,自谓刀剑不能伤,枪炮不能入。试之,有断臂者、洞胸者,然以为其术之不精也,练如故。论者谓∶当事实阴主之。
堤上与恩县隔河,恩县人谓之北堤。平原有拳匪自此始,东至于小屯,又东至于胳膊口,又东至于南乡。各村落尝遣人廉其厂,厂前横大刀一,大刀会所由名也,亦有枪有炮有戈矛之属。其神以杨戬为主,谓之太老师,其次则孙膑、马武、张飞、孙悟空等。神之所附,谓之马子,马子之年,率二十上下,其术有符有咒,符加于顶或佩身畔,则若风若颠,力大寻常数倍。其说则谓∶明年为劫年,玉皇大帝命诸神下降。其党相呼以师兄,呼其渠为大师兄,渠姓名为朱红灯,或曰茌平人,或曰长清之李家庄人,其号谓之天龙。
楷闻而骇异大惧,义和团之毒将不独中于教民也。于是五月间上请示通禁之禀,略谓自巨野一案,德意志藉为口实,强租胶澳,尽攘山东矿路利权,各国逐逐眈眈,惟恐中国之无事。义和拳符咒治病,与汉季张角同,其与教民为难,为荧惑人心计耳。齐鲁间多邪教,白莲闻香,屡起屡仆,自古无邪教能成事者,亦无邪教不滋事者,应请一体示禁,以杜它族之口,而定斯民之心。
禀上,署按察使吉观察灿升、济南卢太守昌诒均批如禀示禁。楷集四十六里里长再三申儆之以左道之不可信,聚众之律之不可犯,民教之不可分。里长咸然之,父兄知诫其子弟矣。
而义和拳徒党自省来,谓佐字两营,半大刀会人,巡抚为我,知县如我何?设厂至遍城内外。
楷虽不信其说,而抚批久不下,心窃忧之。
秋七月,奉批,有义和拳即是红拳会,系会首邵玉环自江南传来等语。楷不知邵玉环为何人?与朱红灯谁为首从?度亦教匪中一前马耳,堂堂公牍,言之津津,若是,曾不知为八卦教之离卦教也者,愚民更何知邪教,其恶教民也,有同心其仇外洋也,亦公愤。抚批一下,奉朱红灯如神明已。
八月初,商家庙教民王付有来报抢,抢之者,其庄长王朋玉与张泽、魏奉宣、曹玉琢等。玉琢,胳膊口庄长也。且称其父母受伤,是晚复报其父毙命。次日往勘,门窗剥落,箱笼欹倒,抢实有迹。而其父年逾八十,无伤可验。当场研讯,则谓抢时虽未被伤,死时实因受气,求为伸冤。适张泽、魏奉宣来辨,因令与高五等处还衣物,遂各画结。抚院转总署电询,当以随时处了禀复。论者谓∶当事爱拳匪如子,畏洋人如虎,此案不了,当以劾知县塞责已。
中秋前后,抢案四起。董路口、新庄、冈子李庄,其最著也。
十三日,冈子李庄李长水、杨传文等抢教民李金榜家。金榜家小康,抢净尽。李长水,曾于七月间扰陵县,未得逞,为里长。又年七十馀,信朱红灯特甚。签差往捕,则方招党以示众,撞金伐鼓以鸣威。敢为大言,私立名号。
适恩县请到马队,莅恩近,诸捕藉此声势,吓散悍党,获从犯六人。二快捕陈德和尤出力,取供后赏钱百千。此十八日事也。
廿一日,马队自恩县来。朱哨官景荣,出天津武备学生,聪强识事理。与同莅冈子李庄。途次,复有乜姓拦舆报抢,比至李长水、杨传文家,则迁徙一空。有小箧盛女屣,金榜谓是其女所著,掷还之。又有布被一、棉裤一,乜姓认去。遂以其房屋家具,并新获粮粒,交庄长、地保看守。夫白昼抢劫,例有明条,聚至多人,情罪尤重。然而民敢犯法,地方官不敢行法者,以教民多无赖,其所谓会长又无赖之尤,平日倚势欺凌平民,以为莫我敢校,而不知积怨众,且一遇激煽,如水之奔壑、火之燎原也。地方官知而悯之,但有人从中调停,处还原物,即不复科以重典,如董路口,如新庄,皆是已。以李长水所为,籍其家不为过,乃仅交庄长、地保看守,以俟其自悟。论者谓∶办理过柔谅哉,然李长水不悛也。
九月初五日,李金榜来报,李长水往延朱红灯在高唐、茌平、长清等州县鸠党二三百人,重到冈子李庄,奇祸将临,恳官作主。随有教民刘姓报抢。夫朱红灯,一李文成也,平原,一滑县也。楷虽非强忠烈,不敢不以身塞咎。
初七日,率勇役数十人往捕。途次,刘姓、乜姓又报被掳各两人。行抵捉狐屯,闻拳匪愈聚愈众,十数人住一棚,环庄外且遍。督勇役贾勇前进,比至,则匪众已成列逆拒。
朱红灯戴大红风帽,著红裤。头目各执两红旗,刀枪之属,以红布为饰。盖其色尚红,托南方火色,以别于它卦。其初出,向东南叩头。其令以鼓,其党有和尚,有道士。其队以四人为一圈,轮伏轮起,轮退轮进。其人皆外来,其中多游勇,故娴于战事。
城汛同往,但作壁上观。匪众且悍格,勇役寡不支,遂退。甫入城,南庄庄长施砚田、商永和与黄某、段某偕入。楷见之曰∶而来何也?曰∶求无请兵。曰∶为义和拳乎?曰∶否。然则何以无请兵?曰∶请兵则朱红灯必反。朱红灯之来谓∶恩县是其死案,平原是其活案,但求放前获六人,则去矣。何谓死案?曰∶以笞毙义和拳人故。然则抢何也?曰∶无所得食。掳人何也?曰∶为赎六人计耳。楷正告之曰∶ 朝廷之法,官民所同守也。六人不抢,人无拿理。六人抢,人无放理。虽然六人从犯也,若辈解散,民教相安,放可也。若以此要挟,岂有 朝廷命官而受要挟者哉。夜半,许广文秉德与林丞、张尉来,伸四庄长之说,且微露索快捕陈德和意。问∶索陈德和何也。曰∶以获六人故。故曰谓∶六人不当获乎?则有官印票在。谓∶印票官不当出乎?则有抢案在。陈德和何罪?曰∶某等极知其无罪,姑舍是。敢请六人可放否?曰∶可放,然不敢放。客乃退。
初八日,禀请派兵弹压。而恩县函来请揭衔同发。
初十日晨,历城秦大令应逵来电∶马队巳刻出城。晚又电首府率队连夜出城。楷方讶两电之突,忽恩县星夜驰来,谓∶曾代发两电,属首县乞师。盖恩县闻外间扬言,心胆俱碎,再三敦促,惟求兵之必发,发兵必在平原之境,如揭竿而起,则平原为罪魁,或剿灭靡遗,则恩县无后患,人心之险,可畏哉。虽然其嫁祸非也,其言匪势猖獗则是也。
十一日晨,朱哨官率马队一哨来。
日中,济南府太守率卫队二十人至,则言致历城两电,并列楷名。围城二字,最触帅怒矣。
日晡,统领亲兵马步队袁太守世敦率马队一哨先来,言∶次黎吉寨,见马探,过二十里铺,闻角声,似此声势匪方以大众恫喝我,抚局恐不易成。
是晚,以城市如故电禀省,然不辨围城之电不自平原发也。太守见广文丞尉,欲自莅冈子李庄,则同声谏阻。问谁与冈子李庄习者?欲遣喻匪,命许广文往询之,广文出,语于众,众人皆曰∶见百姓可也。谁与匪习者?见土著犹可也。谁与外来之匪习者?遍问皆不应。
十二日晨,广文以众人之言复,太守曰∶试晓之往而解散也,为往者功。往而不解散也,亦不为往者咎。谁往者?广文出又语于众,有方生清洁者,挺身任之。太守见且与约曰∶汝先往,我翌日必往,当于捉狐屯相待。
是晚,遣人赴冈子李庄张贴抚示,为拳匪驱回。
十三日晨,统领率队先发,太守与楷继之。行次孙刘庄,张生甲、乙言∶拳匪闻官军到城,前日连抢十三家,日来抢掠愈横无悛意。统领颔之。至捉狐屯,
日仄矣。方生来言∶朱红灯与二三百人去,此未之见,见其头目四,皆恩县人,愿解散。首府欲往,方生难之,首府曰∶果愿解散,良民也,何不可往之有?
傍晚至李长水家,匪果散。见设防甚备,门内凿坑深丈许,屋顶铺谷草与顶平,设鼓一。当大道设炮一,炮重百数十斤,有横箍三横櫰二,盖洋庄。室中纸灰高尺许,拨其烬,有符有花名,余灰犹温,盖去未久也。统领曰∶视此情状,非解散也,移巢耳,宜速归。
归而闻朱红灯移据森罗殿。森罗殿背马颊河,去县城和恩县城各十数里。俄而庞庄来告急,派朱哨官带马队一哨往。恩县来告急,派马队三十人往。首府令放前获六人,曰∶勿为若辈藉口也。
夜半,马探回,言为朱红灯所得,谓之曰∶我去冈子李庄,为两大人地耳,若再相逼,自失颜面,勿怨我。
十四日晨,首府以匪势电省,恩县飞马求移全师。首府约统领商进止,谓临之以兵,当散,即不散,相去二三里亦当不敢薄我,否则逼我已甚,各处告急,防不胜防,株守一城,非策也。因议统领进扼其吭。
仍请施砚田、商永和先往议抚。
时亲兵马队只二十人,统领率之与亲兵步队一营前进。
移时,首府与楷出城,行七八里,闻枪声。旋见创卒踉跄来曰∶战矣。问何战之遽也?曰∶我亦不知战之遽也,故创。
统领再三来促,遂进至小马庄,去前敌半里,前敌去森罗殿二三里。盖统领甫近森罗殿,遽闻炮声,俄一骑以黄纸来投,朱书如符录。问之曰∶战书也。遂驰去。正诧愕间,匪已以二三倍之众拼命来扑,狂驱颠突,若中邪者。我军伤十馀人,阵亡三人,后哨失其门旗。一哨官欲逃,统领拔刀出鞘曰∶汝逃?先斩汝!乃分为五圆阵与匪持。而催县之马步队往助,策马至小马庄,曰∶今日不活矣!捕一土匪而挫辱至此,复何面目见人乎?众大感奋。
有道士间道来犯,斩之。
军猛进,匪党力拒,匪目各执两红旗,旋绕胸前,有中数枪弹始仆者。
适庞庄恩县马队闻警回援,两路夹攻,始渡马颊河狂奔,马队穷追至四散乃已。计获大旗一面、大炮二尊、抬枪十馀杆,刀矛各以百计,阵毙悍匪二十七人,有匪目三,其一即朱红灯之弟也,而朱红灯竟逃去。
凯旋以战状电省,论者谓∶当道处此,缉渠魁以遏乱,宽胁从以安民,济南以西晏然无事已。
十五日晨,闻森罗殿死者有裴生光业之父,楷以裴生能文,慰之恤之。或谓裴生之父无行,其子入学始折节为善人,闻拳匪败逃,入庙搜赃,为馀匪所刺死于刀,非枪弹也。楷以裴生未求验,姑置之。
初抚部主张拳会,闻平原之禁之也怒,见致历城两电而大怒,及听拳匪偏词,谓知县纵容差役,统领擅杀无辜,而其怒遂不可遏。以快捕婪赃诬匪,官妄禀请兵滥杀为言。首府闻之,监陈德和县狱中,出示招告,越两日,无告者。首府率卫队归,越两日,统领率亲兵归。奉抚严札提陈德和,楷当堂点解,陈德和曰∶今官且被枉,小的役也,复何言?虽然谁告小的者曰访闻,曰访之民间,宜有告者,访之义和拳,则朱红灯与李长水安在?小的得与之质,死无憾。言讫遂行。
二十一日,撤任之牌下,来署县事者,为汉军承泗,抚部姻亲也。
楷至省,见方伯。方伯曰∶平原无捕班乎?对曰∶有,然不能捕大盗,捕大盗以二快代之。曰∶陈德和为二快几何时?对曰∶更数任矣。曰∶其诈赃知否?对曰∶不知。朱红灯非平原人,李长水事后即逃,逃而复返,与朱红灯俱似无诈赃理。首府招告,委员招告,半月矣,无一人来者,来省具保者,乃有百数十人,其未发也。谁为楷告者,楷乌乎知之?见廉访,廉访曰∶吉剑华为我言,平原五月间有请禁义和拳之禀,检卷果有之。但兹事体大,一不准当再,再不准当三,不当一闻迅霆而默尔以息也。对曰∶是诚楷之罪也!虽然五月禀上,七月批始下,而已纷如乱丝矣,此江宁令袁枚所以谓∶天子有诤臣,督抚无诤属吏也。见道府皆慰之。
俄闻朱红灯与本明和尚复起烧茌平洋楼张庄,或自高唐夜行薄暮,见火光至晓未息也。朱红灯既冒称明裔,和尚又号本明,盖袭王郎韩林儿故智。论者谓∶抚部之怒,当少杀,平原之案当末减矣,而抚部置拳匪始末不言,但以民仇教,楷办事谬妄、几酿巨祸奏参革职,而其于袁统领也,若歼民,若击匪,且扬且抑,曰∶似应由奴才撤去统领差使,或发交袁世凯军营,以资历练。抑或别加惩处,伏候钧裁。宽之乎?盖将以激怒 朝廷或行大法也,忍哉!奏上,候选知府袁世敦革职,而抚臣亦以语言支离,传 旨申斥。
时高唐、茌平间嚣然不靖矣。义大利教士马天恩与书谓∶贵抚不为教民计,独不谓平民计乎?即不为平民计,独不为 朝廷大局计乎?并言拳匪横行,揭有山东巡抚部院保清灭洋大旗,抚部闻之益自喜,总署函电交驰,乃令吉观察与统领东字正军马参将金叙往,马统领请示曰∶弹压弹压不了,奈何?曰∶以好言抚之。我以好言而彼以毒手,奈何?曰∶事当不至于此。马统领出而顿足曰∶养兵以剿匪也,不剿奚以兵为,我不忍兵之屈于匪也。往而拳匪狎侮之,马统领不与校,而计诱朱红灯、本明和尚致之省,起出私书数十通,中有明年四月初八日攻打北京语,恐抚部之火之也,呈方伯转呈,抚部不得已发首府县研讯,而置私书不言。讯上以抗官拒捕、杀人放火,供不讳,请核办,寝不报。自朱红灯被获,高唐人王立言代之在茌平界上以抢劫为事,派各庄出马练马队,远近贩至如马市,然禹城某富于财避差徭为门斗又不能避,则入邪稣教。立言知之,抢其粮粒载归,计其衣物索赀,然犹掠其子,令买马廿匹为赎。署禹城县事者为向大令,植日往乡间开譬,唇为之枯亦莫能禁也。立言分党抢韩庄教堂,教士高凤仪设伏败之,杀其十数人,教民无伤者。时济南、东昌、曹州三府,济宁、临清二直隶州拳匪数十起,每起数百人,教民皇皇不安,有以贿免者。州县请兵不发,上禀不批,其狡者亦效教民之为,以求不扰。否则任其肆扰,讳之惟恐不深。抚部方自以为无事,虽总署来电谓其沽一己之名,置大局于不顾,若罔闻也。东字正军在高唐、茌平间虚与委蛇久矣,匪以其不敢战也,狎侮之益甚,相遇于高唐界上,军退,拳匪追之,战于旷野败之,杀数匪,明日又战,又败之,禽匪渠。抚部虽大怒,衔之次骨而噤不能言也。
十一月初十日,奉 旨∶毓贤着来京陛见,山东巡抚着袁世凯署理。于是,拳匪之势以衰,然犹至韩庄报复,再为教士所败,始少戢。
先是朱红灯来,与陈德和不相识也。委员希恉称访闻陈德和得某钱三百千,抚部喜属令传某至,某力辨其无,则置钱堂上曰∶供,明即偿汝,不汝累也。某曰∶某才租种数亩地,岁取十数袋粮赡妻子,何从措三百千钱与陈德和?陈德和在省监,某何畏?明有天日,暗有鬼神,某不敢不以实告。署令详上,则促首府县索陈德和供,首府县对曰∶在司局。乃与司局谳员三日限,日夜锻炼,德和几死者数,卒无供。闻新抚部廿四日上事,前两日提朱红灯、本明和尚出斩之。论者谓∶楷之被劾,以缉朱红灯故也,缉朱红灯当劾,则朱红灯不当斩,朱红灯当斩,则缉朱红灯不当劾。而抚部批牍所称会首邵玉环者,又前斩于兖州,尤矛盾也。
新抚至,出示缉渠魁、宽胁从,而拳匪以净,而山东之民以安。
蒋楷曰∶甚哉,名之不可假人也,虽乱民亦不能以乱自名,必假之于义,我以义假之,愚民信之,无业之民归之,其势不为乱不止。方楷之禀请示禁也,吴桥令劳君乃宣亦援嘉庆十三年 谕旨为书后,以正其名。直督韪之,吴桥之乱不作。所遇有幸有不幸,固如是,其天渊哉。如袁统领、朱哨官森罗殿之战,亦一时之功,功不得叙,而袁统领以之获罪,并阵亡勇丁,亦不得恤,尤可伤也!楷身在事中,谨就耳目所睹闻,略为诠次,俾后来有考焉。

平原拳匪纪事终

上海图书馆藏本中亲笔题识
光绪辛丑四月二十三日,蒋则仙刺史持赠,奉读一过,言皆纪实,罪出因公,可与吴桥令劳乃宣拳教析疑说并传。颐庵识。

《平原拳匪纪事》校勘记 王健泉 林 鸥撰
当我们在读平原县知县蒋楷所撰的《平原拳匪纪事》一书时,总发现书中有些句子读不通,有些段落词语不连贯,使得对这本书中有些史实在理解上造成困难。由于《平原拳匪纪事》的通行本最常见的是1951年3月初版的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义和团》本。它是据光绪二十六年后刻本所排印,因此,这个版本尽管不好,还是因为它是最初刻本而广泛流传,专家学者也依据这个版本在进行研究。
其实,在1951年3月初版的《义和国》第四册553页中,还提到了《平原拳匪纪事》,后有顾甫跋及“平湖顾鸣预校”字样。这个上海聚珍版可能因为刊行较晚而没有被人注意。
最后,我们在上海图书馆查阅蒋楷的所有著述时,发现了《平原拳匪纪事》的两版本。经校对后,觉得上海聚珍版的内容比初刻本的内容更丰富。尽管上海聚珍版中也有错字,但初刻本中有些读不通的地方,上海聚珍版中或已补正,或又增补了新的史料,因此,就内容而言,上海聚珍版应为善本。
我们在上海图书馆看到的《平原拳匪纪事》的两个版本是: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后刻本和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上海聚珍版铅印本。但上海图书馆的著录卡片也有错误,他把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的上海聚珍版铅印本误写或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上海铅印本,而把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后刻本仅写成光绪间刻本,这是因为著录人的粗心和没有比较版本造成的。
经我们研究,木刻本在光绪二十六年八月以前即已刊行,因为在上海聚珍版铅印本顾甫跋中有“庚子岁八月伯纯观察承厚来沪”一语,而顾甫所见之书正是承厚所赠,并托顾甫重新刊行。而顾甫也不负所托,在第二年三月就出版了《平原拳匪纪事》的上海聚珍版铅印本,尽管这本书封面、扉页都题为《平原拳匪纪略》,但在正文的第一行和最后一行还是写着“平原纪事”,所有的折口鱼尾上也写着“平原拳匪纪事”。
根据顾甫的跋语和上海聚珍版的内容来看,我们觉得,顾甫拿到的承厚所赠的本子应该是蒋楷的校改本。因为上海聚珍版中所增补的内容只能由蒋楷自己写。
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上海图书馆藏的《平原拳匪纪事》木刻本有复本,当我们把两个木刻本都调阅以后,发现其中有一本的末页还有一位叫颐庵的人亲笔题跋,说此书是蒋楷在光绪辛丑(1901)四月二十三日亲手所赠。可见蒋楷在1901年四月还拿着那本有错漏字的木刻本送人,他还没有看到经他校改的上海聚珍版铅印本。
蒋楷被罢官以后,就写了《平原拳匪纪事》,并把他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所写《河上语》一并交付刊行。所以,我们看到的《平原拳匪纪事》和《河上语》都是一样尺寸的款式,封面是红框红字,书名题签者字体一样,应为同一人。虽然两书的版框大小不同,行格也不同,但书版者因书写字体相同,也可定为同一人所书。而且两书都把书名放在折口鱼尾之下,上下折口都宽边黑口,更令人觉得这是一套丛书中的两种。使我们觉得奇怪的是,两书都没有扉页和牌记,因此也看不到刊行年份,只能据书中内容来判断。由于没有看到同一款式的其他书,不好遽定,但按常理这同样款式的丛书应该有第一本,那一本上应有扉页和牌记,标明刊行年份。也正是因为只据书中内容来判断,上海图书馆的《河上语》著录卡片上把此书定为光绪二十三年(1897)刻本,这是著录人没有看到《平原拳匪纪事》,而仅根椐《河上语》中蒋楷的小序而判断的。
我们校勘了《平原拳匪纪事》的木刻本和铅印本。发现其不同的地方有那么一些特点。
一、补正了地点。如高凤仪“自禹城来”,铅印本为“自禹城之韩庄来”。如“已忧小魏庄两教堂”,铅印本为“已扰堤上、小魏庄两教堂”。
二、增补了一些史实。如“八月初,商家庙教民王付有来报”。铅印本为“八月初,恩县李大令维缄将莅省,先过县,以义和拳为言,甫去,商家庙王付有来报”。如李长水“曾于七月间扰陵县未得逞,为里长”,铅印本为“曾于七月扰陵县未得逞,家计逾于金榜,为里长”。
三、补全了错漏字。如“朱哨官景荣出天津武备学生”,铅印本为“朱哨官景荣本天津武备学生”。如“楷虽非强忠烈”,铅印本为“楷虽非强忠烈公”。
四、有些事增补了一些细节。如“统领率队先发,太字与楷继之”,铅印本为“统领率马队先发,首府与楷继之,步队最后”。如“太字见广文丞尉”,铅印本为“步队住二十里铺,统领令朱哨官马队潜往迓之,防劫营且为添灶计。首府见广文丞尉”。
五、修改了一些称呼。如“太字”改为“首府”,“抚部”改为“前抚”。
尽管木刻本和铅印本在大的史实方面并没有很大差异,但通过增补的一些内容,也可以解决一些研究者长期疑惑不解的问题。使我们感到疑惑不解的倒是为什么铅印本中的一些内容一直没能被介绍过?近五十年来一直以木刻本为通行本在做研究,是不是铅印本的内容并不重要?
书用善本是人所共知的,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校勘蒋楷的这本书能给研究平原义和团史料的专家学者提供一些资料,并希望大家都来重视版本校勘这一基础工作。

附录

《平原拳匪纪事(略)》校勘表
页① 行 《平原拳匪纪事》本 《平原拳匪纪略》本
1 6 因置之凤仪复自禹城来 置之凤仪自禹城之韩庄来
1 9 已扰小魏庄两教堂 己扰堤上小魏庄两教堂
1 10 诣勘 楷知王治邦素平正移学札
典史先往随诣勘
1 11 张泽供 张泽所供
1 12 邪稣像 耶稣像
1 15 争理犹可 争论犹可
2 6 勿信教匪之邪术也 勿信教匪之余蘖也
2 12 平原有拳匪自此始 平原拳匪自此始
3 4 渠姓名为朱红灯 其姓名为朱红灯
3 6 于是五月间上请示通禁 于是五月间有请示通禁之禀
之禀
3 9 与汉张角同 与汉季张角同
4 3 即是红拳会 即是红灯会
4 6 愚民更何知邪教 愚民何知故事
4 8 八月初商家庙教民王付有 八月初恩县李大令维缄将
来报 莅省先过县以义和拳为言
甫去商家庙王付有来报
4 10 且报 且称
4 10 是晚复报其父毙命 是晚来报其父因伤毙命
4 11 门窗剥落 见门窗剥落
4 11 抢实有迹 被抢显然
4 14 处还衣物遂各画结抚院 处还衣物原被中证当堂画信
转总署电询 前抚转总署电询及
5 2 抢教民李金榜家 枪教民李金榜家
5 3 曾于七月间扰陵县未得逞 曾于七月扰陵县未得逞家计
为里长 逾于金榜为里长
5 4 签差往捕则方招党以示众 票差往察则方招集以示众
5 6 适恩县请到马队莅恩近诸 于是悬赏勒缉适恩县请到马
捕藉此声势 队出县境莅恩与之近七班总
役籍此声势
5 7 陈德和尤出力 陈德和尤为出力
5 8 二十一日 念一日
5 8 朱哨官景荣出天津武备学生 朱哨官景荣本天津武备学生
5 9 同莅冈子李庄途次复有乜姓 与历小屯要站后同莅冈子李庄
拦舆报抢 途次乜姓拦舆喊控
5 12 乜性认去遂以其房屋 经乜姓认去其房屋
5 16 平日倚势欺凌平民 平日倚势欺凌
5 16 而不知积怨众且久一遇激煽 而不知一遇鼓扇如水之归壑
如水奔壑火之燎原之也地方 兽之走原也地方官知而怜之
官知而悯之
6 6 李长水往延匪首朱红灯 李长水往延朱红灯
6 7 恳官作主随有教民刘姓报抢 恳恩作主随有教民刘姓报抢
夫朱红灯 前来夫朱红灯
6 9 楷虽非强忠烈 楷虽非强忠烈公
6 10 率勇役数十人 率勇役
6 12 督勇役贾勇前进比至则匪众 方派侦探忽报匪纵南遁勇役
已成列逆拒 贾勇前进一气走十二里比至
未及按排匪众已成列逆拒矣
于时
6 13 头目各执两红旗枪刀之属 其头目各执两红旗其枪刀之

7 1 故娴于战事 故闲于战事
7 2 匪众且悍格勇役寡不支 勇役不支
7 7 以笞毙义和拳人故 以笞毙义和拳故
7 8 楷正告之日 朝廷之法 楷正告之曰朝廷之法
7 11 岂有 朝廷命官 岂有朝廷命官
7 13 且微露索快捕陈德和意 且微露索陈德和意
7 14 则有官印票在谓印票官 有印票在谓印票不当出乎有
不当出乎则有抢案在 抢案在
7 16 敢请六人可放否曰可故然 未知六人可入否曰可放然亦
不敢放客乃退 不可遽放诸君自从事理夺之
楷与六人何仇也客退
8 1 禀请派兵弹压而恩县函来 禀请派队弹压恩县以函来询
请揭衔同发 明日以电禀来复允揭衔同发
8 3 晚又电首府 又电首府
8 9 日中济南府太守率卫队二 日中首府率卫队二十人来言
十人至则言致历城两电并 十人来言致历城两电并列楷
列楷名围城二字最触帅怒 缄名围城二字最触帅怒

8 11 率马队一哨 自率马队一哨
8 13 匪方以大众恫喝 方以大众恫喝
8 14 电禀省 电省
8 14 不自平原发也太守见广文 不自平原发也步队住二十里
丞尉 铺统领令朱哨官马队潜往迓
之防劫营且为添灶计首府见
广文丞尉
8 15 则同声谏阻问谁与冈子李 则同声谏阻问南乡绅衿则城
庄习者欲遣喻匪命许广文 汛有母丧里长咸来吊问谁与
往询之 冈子李庄习者以不知对首府
令许广文往询之
9 1 喻土著犹可也 见土著犹可也
9 2 十二日晨广文以众人之言 十二日晨许广文以庄长之言
覆太守 来告首府
9 4 广文又语于众 广文出又语于众
9 5 太守见且与约曰汝先往我 首府见之且与之约曰汝先往
翊日必往 我明日必往
9 6 是晚遣人赴冈子李庄张贴 是晚遣丁赴冈子李庄张贴抚
抚示 示者
9 8 统领率队先发太守与楷继 统领率马队先发首府与楷继
之 之步队最后
9 9 拳匪闻官军到城 拳匪闻队伍到城
9 10 统领颌之 统领驻马听之恐众寡不敌催
留城马步同进
9 11 去此未之见 先走未之见
9 13 何不可往之有傍晚至李长 何不可往之有方生请先许之
水家匪果散见设防甚备 移时发傍晚至果走矣至李长
水家见设防甚备
10 11 进扼其吭仍请施砚田商永 进扼其吭以俟府县之至会官
和先往议抚 都司来高唐营官也平原汛隶
之楷往询匪势曰盛矣临之以
兵散乎曰未可必也战则胜乎
曰亦未可知也曰亲兵不可再
衅衅则岂惟平原大局坏矣奈
何曰不如使之走曰在冈子李
庄亦走矣此之走而彼之据奈
何曰马把总知之与同见首府
约马把总来议仍遣施砚田商
永和往议抚
10 13 闻枪声旋见创卒踉呛来曰 闻枪声又一二里见创卒踉跄
踉呛来曰 来曰
10 14 曰我亦不知 曰余亦不知
10 15 再三来促遂进至 再三来促又进至
10 16 统领甫近森罗殿遽闻炮声 统领甫至与五哨官相形势未
竟闻炮声
11 2 正诧愕间匪已二三倍之众 正惶愕间已二三倍之众拼命
来扑狂驱颠实 来扑
11 5 乃分为五圆阵与匪持而催 乃散为五圆阵与匪持而催县
县之马步队往助策马至小 募马步队往以县步队六十人
马庄 防小道不许轻移一步不许忘
发一枪以县马队二十人与亲
兵马队往来策应相持稍定则
策马至小马庄
11 7 复何面目见人乎众大感奋 复何面目见人乎言次汗与泪
有道士间道来犯斩之军猛 交下官都司以步骑三十人来
进 步兵佩刀骑兵橐弓服矢皆与
拳匪习返缩不敢进卫队见而
詈之见舁阵亡尸则大痛见统领泪盈盈垂睫则又大感奋有道士间道来犯斩之飞骑催子药楷亦筹济粮水均移时始至统领飞马前敌亲励各哨未几闻枪声隆隆驺从股慄楷遣之与首府各留马一有劝首府走者首府曰死生命也何患又移两时许始知我军猛进
11 9 有中数枪弹始仆者 有中七八枪始仆者
11 13 凯旋以战状电省论者谓 凯旋以战状电省讯战后所获
十九人中有纸坊庄长四森罗殿道士一店家二皆释之森罗殿四无民居前有客店二其施主为纸坊相去二里所纸坊有砦闭不与拳匪通拳匪之弃冈子李庄而西也先据田家坊匪首绕森罗殿一周见其居高临下不利于攻路径参错林木丛翳不便与马乃自田家坊移据之盖震于马队而不知马队之娄分之马队反攻其后也是役也非统领无以戢拳匪方张之势非朱哨官亦无以尽马队出没变化之长论者谓
11 15 晏然无事已 晏然无事矣
11 16 裴生之父少无行 裴生之父无行
12 2 非枪弹也 非枪也
12 3 初抚部主张拳会 初前抚主张拳会
12 5 遂不可遏以快捕婪赃诬匪官 遂不可遏首府闻之
妄禀请兵滥杀为言首府闻之
12 8 率亲兵归奉抚严札 率亲兵归前抚严札
12 9 小的役也复何言虽然谁告小 小底役也复何言虽然谁告
的者 底者
12 11 言讫遂行 言讫以母属其弟以弟属其
友遂行
12 12 抚部姻亲也楷至省 前抚姻亲也二十六日来接
印二十八日楷眷属由德州
沿塘沽浮海归十月初四日
至省
13 7 七月批始下 七月批下
13 7 此袁枚 此江宁令袁枚
13 11 抚部之怒 前抚之怒
13 12 抚部置拳匪始末不言位以 前抚置匪案始末不言但以
民仇教楷办事谬妄 楷办事谬妄
13 14 其于袁统领也若歼民若击匪 其于袁统领也且扬且抑若
且扬且抑曰 吐若吞曰
13 16 激怒 朝廷 激怒朝廷
14 2 抚臣亦以语言支离传 旨 前抚亦以语言支离传旨申
申斥 斥
14 3 马天恩与书谓 马天因与前抚书谓
14 4 独不为 朝廷大局计乎并言 独不为朝廷大局计乎并言
拳匪横行揭有山东巡抚部院 拳匪横行前有山东巡抚部
保清灭洋大旂抚部闻之 院保清灭洋大旗前抚闻之
14 13 四月初八日攻打北京语恐抚 四月八日攻打北京语恐前
部之火之也 抚之火之也
14 14 抚部不得已发首府县研讯而 前抚不得已发首府研讯而
而置私书不言讯上 置私书不言首府县讯上
15 3 则入邪稣教立言知之抢其粮 则入耶稣教立言知之抢粮
粒载归计其衣物索赀 载归计衣物索赀
15 4 为向大令植日 为向竺生大令植日
15 10 抚部方自以无事 前抚方自以为无事
15 11 沽一己之名 沽一已之名
15 13 匪以其不敢战也 拳匪以其不敢战也
15 14 杀数匪明日又战又败之禽匪 杀数人明日又战又败之禽
渠抚部虽大怒衔之次骨而噤 其渠前抚虽大怒衔之次骨
不能言也 而亦不能言也
15 16 奉 旨 奉旨
16 4 抚部喜属令 前抚喜属署令
16 8 索陈德和供 索供
16 10 德和几死者数卒无供闻新抚 几死者数卒率无供闻新帅
部二十四日上事 二十四日上事
16 13 而抚部批牍 而前抚批牍
16 14 新抚至 新帅至
16 16 甚矣 甚哉
16 1 我以义假之愚民信之 我以义假之军民信之
17 3 劳君乃宣亦援嘉庆十三年 劳君乃宽亦援嘉庆十三年
谕旨 谕旨
17 4 直督韪之 直督赶之
17 5 亦一时之功 亦一时奇功
17 6 以之获罪并阵亡勇丁 以之获罪冤矣并阵亡勇丁
17 16 平原拳匪纪事终 平原拳匪纪事终
平湖顾鸣豫校

注①:此处之页码的《平原拳匪纪事》本(木刻本)之页码。

(作者单位:王健泉,平原县政协;林鸥,上海研究者)

表情: 作者:lin 时间 2006-6-14 22:27:18 序号:381
^_^!
回复内容:
 


表情: 作者:lin 时间 2006-6-14 22:29:00 序号:382
^_^!
回复内容: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