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朱阁绮户照无眠 → 当前帖子
 
题目:关于忻汰僧先生 回复: 1 浏览: 2695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13-3-2 6:46:56 序号:1227
 
  关于忻汰僧先生

第一次知道忻汰僧先生是在忻锦昌老先生编辑的《陶麓通讯》上, 锦昌先生在一则短文中提到要为忻氏的几位前辈写些小传,内中就有忻汰僧先生。锦昌先生在忻氏联谊会初期时去拜访过忻汰僧先生后代的家,但也没有获得多少信息。
十年前也在网上和文史资料上查过忻汰僧先生的信息,但确实不多,只知道他是个律师,在大革命时期是和共产党在一起的, 他是审判当地劣绅张天锡的人民审判委员会执行审判员。大革命失败后他被捕过。
我在寻访忻氏家谱的过程中也只了解到他有两个著名的儿子,一个叫忻去伪,是中国现代地理学家,发表过不少地理学论文。可惜英年早逝,28岁时患肺病去世。他娶了张家之女为妻,成了著名历史学家张其昀的妹夫。另一个叫忻去邪,字介六,即是中国著名的生物学家。而对忻汰僧先生本人则知道家谱中他又叫忻壹,也参与了编辑家谱。在一本家谱中知道他是元字辈,原名宗光,又名权,后又名壹,字汰僧。浙江地方自治研究所毕业,四明专门学校法律科、浙江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别科毕业。任定海审检所主任、帮讯员兼承审员。
几年前接到陶公山忻宏斌先生电话,说是在柴场的忻江明墓被毁。我即赶去陶公山,和忻宏斌先生到柴场察看, 忻宏斌先生同时告诉我还发现有忻汰僧先生墓碑,我又惊又喜,终于有了我关注的信息,可惜那块墓碑很大,只能看到背面,正面大多埋在土中,无法看清碑文。由于正在和毁墓方交涉,我当时想当地会妥善解决此事的。又过了一些时间,我又听忻宏斌先生说,被毁的几块墓碑已被毁墓方移到工地外了。我又赶去陶公山,和忻阿惠先生、忻宏斌先生到现场察看, 墓碑已在虾公岭下的东钱湖边了。这一次忻汰僧先生墓碑正面朝上,可以看清碑文上的字了,可惜已断成两截,有一端还被黄泥涂上。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用相机先把可见的部分拍摄下来,当时还希望当地有能力把这些墓碑迁到陶公山去。可是后来由于我的一些原因和当地的一些原因,没有抓紧时间把墓碑迁移,这是我常常自责的。所幸忻江明墓后来由其后人迁移进了公墓,而忻汰僧先生墓碑听说还在那里,后因修路就被埋在湖边了。
事隔几年,此事一直难忘,也一直在关注着忻汰僧先生的信息。忽然有一天在宁波的一个网上发现了十多条忻汰僧先生的信息,真是喜从天降。再从电脑中找出那时拍摄的碑文照片,逐字抄录,这样总算可以了解一下忻汰僧先生的生平情况了。
先把碑文介绍一下,这个碑文不是别人写的,竟是忻汰僧先生自己写的,这也充分体现了他特立独行的精神。由于墓碑的可见处已不完整,我抄录的文字也不完整,只好说可见部分如下:
忻壹自为墓志铭
忻壹,字汰僧,世为鄞东陶公山忻氏,曾祖维新,祖成佑,父济□□□□□不幸,年十二失怙,十四失恃,十九来城就书院肆业,二十一更今名,入宁□□□□□浙江全省自治研究所□等毕业,二十八入浙江官立法政学校,三十一入四明□□□□□□□字第一号律字第一号毕业。生懧愚气,真学无成,不通人事,遇有非是,面斥力□□□□□□□来世亦不与近,□举未获选,变政后曾任鄞县地方自治研究所所长,宁□□□□□一等书记官,定海县帮审员,浙江第六地方检察厅学习检察官,动而得谤,不久于位。□□十馀年亦未能自信命也。妻港陆国学生陆世芳次女。有男五人,长去伪,次去邪,游学□□□得病卒,去邪得德国理学博士回,三去病,法学士,四去兵,五去富,均中学学生。女五人,长维□,□□科毕业,适德清日本理学士沈学源。次维华,商业学校学生,三维宁,四维陶,五维忻,□□长张秀涛,次陈灵湘,均幼稚师范学校毕业,三戴征瑞,法学士。孙四人,鼎明,鼎睿,鼎知,鼎寔,□□□□□□□于寨场师古坪共有山中,坐辰向戊兼巽乾,乃为铭曰
噫!忻子,噫!忻子,寓形宇内,复几时生,生□□死,何灵埋我,骨□□□,□□人属,望在云礽,吾子吾孙,黾勉奋发,启后□□
我用家谱、史料和碑文相互校补考证,发现□□处可填进一些内容,但仍以碑文为主,因碑文是他自己写的,可靠性更大。我对碑文的解释是:
忻壹,字汰僧, 原名宗光,又名权,二十一岁更名忻壹。曾祖父忻维新,祖父忻成佑,父亲忻济□。早年不幸,十二岁父亡,十四岁母亡。十九岁到宁波城里书院就读,二十一岁入宁波某校,某岁又入浙江全省自治研究所□等毕业,二十八入浙江官立法政学校,三十一入四明专门学校法律科,以□字第一号律字第一号毕业。民国后鄞县地方自治研究所所长,宁波某处一等书记官,定海县帮审员,浙江第六地方检察厅学习检察官。娶的妻子是港陆的国学生陆世芳的第二个女儿。生有男儿五人,长子忻去伪,次子忻去邪,忻去伪游学日本、德国,后不幸得病去世,忻去邪得德国理学博士回,三子忻去病,法学士,四子忻去兵,五子忻去富,均中学学生。女儿五人,长女忻维□,某校某科毕业,嫁给德清人日本理学士沈学源。次女忻维华,商业学校学生,三女忻维宁,四女忻维陶,五女忻维忻,儿媳有长媳张秀涛,次媳陈灵湘,均是幼稚师范学校毕业,三媳戴征瑞,是法学士。孙子有四人,忻鼎明,忻鼎睿,忻鼎知,忻鼎寔。
忻汰僧先生在碑文中说自己生懧愚气,真学无成,不通人事,遇有非是,面斥力驳,来世亦不与近,因而动而得谤,不久于位。给我们刻画出一个硬骨铮铮的强项书生形象。而从他给自己儿女取名的行为上更可看出他的不同凡响,五个儿子取名去伪,去邪,去病,去兵,去富,不正代表了他对人生、对社会的理想追求和好恶吗?而他为长子最初取名叫忻大,字复汉,更有反清的思想。另外,对五个女儿的取名维□,维华,维宁,维陶,维忻,不也代表了他对中华、对宁波、对陶公山、对忻氏的热爱和维护吗?而对四个孙子取名明睿知寔,更是寄托了他对后人的希望。
有意思的是,他自己定好了自己的墓位,并在碑文中记录了方位, 葬“于寨场师古坪共有山中,坐辰向戊兼巽乾”,难道他也预见到朝代更替、世事兴亡,自己的墓会有不测,只要碑在,墓是肯定会按原位恢复的吗?而由此我也知道所谓“柴场”这个地名还有“寨场”这种写法。
另外,由于这块墓碑上的文字是由忻汰僧先生自己写的,也应是他的手迹,而文中没有一般碑文中常见的年月日记载,所以我认为这块碑是在忻汰僧先生生前就刻好的,因为他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人间,而此碑文中也没有他的生年,也与惯例不同,这些都表明了忻汰僧先生的独特想法。
而在碑文最后一段的铭文中,我似乎听到了忻汰僧先生对忻氏子孙的呼喊:噫!忻子,噫!忻子,吾子吾孙,黾勉奋发!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13-3-2 6:47:29 序号:1228
^_^!
回复内容:
  读完了碑文,再来看看眼下发现的有关忻汰僧先生的信息,我们更能了解他在大革命前后度过的那些激烈的人生。

1919年1月(旧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宁波总商会本届会长任满,照章改选,全体会员六百三十四人选举会董,二十八日早八时开票,当选会董为徐镛笙,董维扬,蔡芳卿,王叔云,屠鸿规,蒋衡卿,丁忠茂,孙轩蕉,费冕卿,戎逸亭,余芷津,冯子枚,何舒梅,梁廉夫,洪复斋,余子权,左竹士,徐祖彭,李毓卿,盛省传,余润泉,苏九韶,孔馥初,陆炳章,陈子秀,李书稔,毛稼生,郁樨口,王介卿,江安澜,江槐堂,袁端甫,应道生,陈季衡,刘文照,陈含章,唐沛然,陈兰生,葛望云,顾元琛,朱莲生,楼鸿笙,唐颖士,孙虹笙,忻子湘(系宁波永源大钱庄经理),沈崇如,忻汰僧。(见1919年1月5日《申报》)

林注:由634人选出的47人中有忻氏两人,可见当时忻氏在宁波总商会中地位不低。

1923年11月1日,甬总商会于一日下午四时开十一月份第一次常会,到者有陈林两会长及会董忻太僧、袁书霖等十余人。(见1923年11月4日《申报》)

1923年11月9日,甬商业联合会日前开会员大会,会员到者二百二十余人,讨论进行事宜后,并选举职员。上午开票,当选职员,录之如左:胡叔田一百三十五票,当选为正会长,丁忠茂一百二十二票,屠鸿规一百十五票,当选为副会长,张岳年、忻汰僧、袁书霖等二十三人,当选为评议员,毛稼生、杨诵仁、王怀明等八人当选为干事员。(见1923年11月12日《申报》)

林注:由220人中选出23人名评议员, 忻汰僧位居前三,可见他当时也地位不低。

1924年6月8日,鄞县农会召开选举大会,范恒毅当选为正会长,忻壹当选为副会长,陈莼荪为候补正会长,陈孟旋候补副会长。(见1924年6月11日《申报》)

林注:这时,他竟农、商兼顾,还被选为副会长,可见他已成了鄞县农会的第二号人物。

1924年6月15日,宁波国民党市党部,由经子渊、张保灵、陈俊明等发起组织以来,业已征集党员七十八人。特于十五日下午,在后乐园开成立大会,党员到者颇为踊跃。至二时许振铃开会,首全体党员向党旗行三鞠躬礼,次推忻太僧为临时主席,宣开会词。次张保灵报告筹备经过情形,略谓宁波现有之区分部,有城区四部,江东四部,江北三部,均有人员专责云云。次省党部特派员致词。次推选执行委员,结果,以张保灵、忻汰僧、谢传茂、陈俊明、汪仲甘、周天僇、甘翔青等七人,当选为执行委员。候补当选者,为张翠莲女士、冯三眛、吴叔黄等三人。次恽代英演讲,次党员演讲,次向党总理行三鞠躬礼,迨散会已六时矣。
(见1924年6月18日《申报》)

林注:这时的忻汰僧已参加了国民党,而且在宁波国民党市党部的成立大会上他还被推为临时主席主持大会由此推想,他可是忻氏家族中最早的国民党员了吧!而又被推选为7名执行委员之一,在当时78个国民党员中可算是个领头人物了。在这次大会上又有著名的共产党人恽代英演讲,他的出现已表明了当时国共合作的状况,忻汰僧应从此受共产党的影响。

1924年6月28日,宁波七邑游民乞丐教养所,由旅沪甬商邬志豪等筹备进行,并已募集四五万金各节,已志本报。兹悉邬君于前日由沪返甬,由张申之君,于二十八日,柬邀就地官绅,在普天春公宴。到者有王镇守使、黄道尹、石团长、江知事、姜前知事、刘厅长、奉化吴知事、李管带及耆绅盛省传等数十人。由张申之主席,略谓邬君志豪对宁波七邑游民乞丐教养所,筹备进行,不遗余力。昨自沪上来甬,同鄙人邀集就地长官及父老等,共商办法云云。次由邬君报告在各处考察教养所办法,及此次筹集经费经过一切情形。略谓此项经费,在沪承认者,已有陈德培、陈其观、陈基萌、钱雨岚、李征五、何绍裕、何绍庭、王儒堂、王方连等十余人,又董杏生君,独认五千元,其余承认二三千元者,亦颇不乏人,共计集有四五万金之谱。惟此事第一要件,即为经费问题,但此经费筹集较易,沪上有甬人商店五千家,每家月出五角,以年计,即得三万元。令组名誉董事四百人,每人认费五十元,亦得二万元。再甬地各商号各住户,均可劝募,京津汉诸同乡,亦可筹募,如能普及,则经费一端自可不成问题云云。又谓今日第一步办法,先行组织筹备处,请地方长官,同乡父老,加入发起云云。盛省传君谓去年晤项城袁述之君,因在甬曾过天童育王等处,见乞丐甚多,有创办乞丐收容之主张,且自愿担任经费。今邬君有此热心,余虽老,当竭力赞助,期观厥成云。其余忻汰僧、胡叔田、张申之、陈季衡诸君,均有建议。讨论结果,由列席者签名发起,计有镇守使、黄道尹、袁监督、刘厅长、江知事、姜前知事、奉化吴知事、石团长等,暨盛省传、邬挺生等三十余人。邬君热心奔走,深得就地官绅之竭诚赞助,想此举不久必可实现也。(见1924年7月2日《申报》)

1924年9月12日,宁波国民党及学生联合会召集各团体,在后乐园开国民国民大会筹备会。到者有赵钵尼、王思成、王翔青、忻汰僧、许汉臣、陈器伯等代表多人。议决,定本月十四日上午,假鼓舞台开国民大会,由筹备处通知各学校及各团体,并登报通告全体市民。(见1924年9月15日《申报》)

1925年9月18日,宁波各公团联合会于下午三时,开会议案如下:(1)参业沪案后援会来函,为宏大参号五卅前东参定货一百斤,业经审查确实,定星期二装甬,准转知调查委员会放行。(2)县议会来函,退出本会,公决去函挽留,并推冯纯管、陈季衡二人接洽。(3)糖业提议,五卅前定货展期二星期装甬,通过。(4)调查委员会议案(略)。(5)外交后援会委员忻汰僧报告移交情形,该会共负债额二百五十余元,请设法筹还案,公决向明华银行借洋三百元,以资归偿,由主席俞佐庭担保。(6)决议本会委员赵钵尼、陈南琴二人,三次未到会,例因除名,公推金梦麟、袁端甫二人弥补。(7)陈孟璇报告挽留学生会加入本会,学生会提出三条件请讨论,公决仍推前代表四人,再去疏通加入。(见1925年10月1日《申报》)
1926年5月23日下午,宁波七邑游民乞丐教养所在总商会开第三次筹备会,到俞佐宸等多人,由袁端甫主席。首报告前日与林厅长在钱业会馆邀集钱业各领袖,当场认募经费三千元,次修改筹备会草章(不录),次推胡叔田为总务股主任,韩乐书、杨诵仁、史镜涵、陈荇荪、杨国藩等为股员;陈季衡为文书主任,徐翥青、金臻庠、张乐尧、忻汰僧等为股员;洪宸生为工程股主任,赵宇椿、朱旭昌、毛嫁笙为股员;张述尧为经济主任,张申之、陈之秀、俞佐宸、陈南琴、张莼福、王才运等为股员。(见1926年5月26日《申报》)

1926年4月19日,忻壹任国民党市党部正式监察委员(唯一的一位,另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候补监察委员)。

林注:当时参加国民党的人应该比较多了,有良莠不齐的现象出现,所以国民党市党部开始设监察委员,忻汰僧应是首任正式监察委员,所以只要一人就够了。

1926年7月21日,宁波各公团联合会于下午二时,在县议会开代表大会,到代表二十余人,公推陈荇荪主席,蒋本菁记录。一、主席宣词;二、审查新加入团体,计(1)各界妇女联合会,(2)非基督同盟会,(3)淮社宁波分会,(4)店员友谊会,(5)小学教师联合会,(6)爱国青年社,均通过;三、会所仍定县议会;四、公推陈荇荪,忻汰僧,蒋本菁,吴近,金翊群,沈孝绩,洪宸笙,陈俊明,金梦麟九人为干事;五、推商会、学生会,国民党市党部,工商友谊会,律师公会五团体组织经济委员会。议毕散会,时已将六时矣。(见1926年7月22日《申报》)

1926年7月31日,宁波店员友谊会在城内傅家房子举行同乐会。到团体如青年会、药业伙友同人会等,及来宾会员等达三百余人。七时开会,首奏乐,次来宾及会员入席,次对国旗行敬礼,次主席周忍齐宣词,次倪德昭、蒋书菁、忻汰僧等多人相继演说,次主席致谢词,次余兴,有国乐、双簧、京调、新剧等多种。迨散会,已将十二时云。(见1926年8月1日《申报》)

1926年10月10日,宁波自万县惨案发生,抗英之进行,颇为积极,而尤以抗英急进团为最。前晚(九日)该团团员因焚毁老源记英货,团员李花白、戴显荣二人,被警局拘捕,该团主席陈荇荪亦自投警厅被押。各公团联合会,发起在郡庙开庆祝国庆会时,议决赴厅请愿,公推吴近、竺清旦、庄子周、倪德昭、陈叔谅等十六人为代表,而到会者(约数百人)亦随至厅外停候,代表至厅时,士绅张申之、忻汰僧、金臻庠等,亦在请愿,后由林厅长亲自接见,各公团代表要求释放被捕三人,并要求启封店员友谊会(该会在廿條桥因未向厅立案,乃于十日晨被封)结果极为满意,允均于即日实行,而该代表等,又至司令部及道署请愿,结果亦极满意。允俟手续了清后,即可实行,惟伫候之学生等,则云俟释放后同去,乃至下午三时,仍未解决,至四时,林厅长乘轿至司令部,三人亦被解至该部,于是伫候者乃亦至司令部,于五时始行释放。从此本可无事,不料昨晚,又有形如学生者十余人,谓此事均由老源记起端,乃将该店招牌打毁,而店员友谊会,于昨晚忽发生私自启封情事,致保安警又将该会管理员屠祖安传去问话,后即释放,而陈荇荪等三人,于下午三时,又被司令部传去,不知将如何解决也。(见1926年10月30日《申报》)

1926年11月30日下午,宁波公共图书馆在后乐园薜楼举行筹备会成立大会,到蔡芝卿、董贞柯、何璇卿等三十余人,公推何璇卿主席致开会词,陈叔谅报告筹备经过历史,通过筹备会章程,公推李霞城为筹备主任,陈荇荪、陈叔谅为总务干事等,马泽民等为文书,李啸城等为会计,赵季瑜等为庶务兼整书职务,忻汰僧等为交际。(见1926年12月1日《申报》)
1926年12月17日下午,胡叔田、张申之、赵钵尼、金梦麟、忻汰僧、杨眉山、屠时逊等多人发起在县议会召集各团体代表会,组织各界联合会,实行浙人治浙,并可与杭州取一致行动。(见1926年12月18日《申报》)

1926年12月25日,宁波各界联合会召开第一次委员会,公推金梦麟为临时主席,张申之,陈季衡,胡叔田,赵钵尼,金梦麟五人为主席团,陈器伯为总务股长,竺清旦为组织股长,忻汰僧为宣传股长,俞佐庭为经济股长。(见1926年12月26日《申报》)

林注:大革命时期忻汰僧应是以律师身份参加各项社会活动,既是人民团体的负责人,又是用律师的身份与当局打交道,还有国民党的背景,这让他当时十分繁忙,这也是当时一个革命知识分子的日常生活。

1927年初,蒋介石派王俊到宁波任宁台温防守司令,王俊在宁波开始“清共”活动。

1927年3月20日,宁波总工会被焚。

1927年3月21日,全市工、商、学各界群众在小教场召开群众大会,在会上喊出:“打倒反动右派”、“肃清反革命”、“拥护总工会”等口号。王鲲等上台揭发反动派罪行,发表告宁波民众书。同时,中共宁波地委还派王鲲、陈国咏联合各界代表张申之、忻壹(汰僧)、金梦麟等组成人民裁制委员会,判处纵火犯罪行,并由公安局配合工人纠察队逮捕劣绅张天锡,查封他的财产。宁波学生联合会也召开紧急会议,揭露王俊罪状,指出烧毁总工会的唆使人是王俊,喊出了“打倒王俊”、“反对新军阀”等口号,并发电给武汉国民党中央党部,要求撤换王俊职务。

1927年3月31日,宁波人民团体联合会,自推出宁波临时市政府执行委员后,该委员等于今日(三十一日)上午九时,在小校场行就职宣誓典礼。到委员张申之、庄禹梅、杨眉山、黄鲲、俞佐庭、忻汰僧、范纯琯、袁端甫等八人,各团体到场者共计三万余人。由县长金鼎司仪。会后,到会群众拥该执行委员至市政府就职。(见1927年4月2日《申报》)

1927年4月9日,国民党市党部党报《宁波民国日报》登出了一篇“王俊十大罪状”后,王俊扣押了《民国日报》社长庄禹梅。

当时中共宁波地委派杨眉山(中共指派在国民党市党部内担任常委)、王鲲两人与民主人士张申之、忻壹(汰僧)、俞佐庭等,去防守司令部提抗议。王俊把王鲲、杨眉山当场扣押,张申之、忻壹(汰僧)、俞佐庭等当即离开。

1927年4月10日,中共宁波地委领导的市总工会又号召市民在小教场开会,提出声讨王俊、声讨反革命新军阀口号。大会开始前,王俊派新任公安局长吴万钧首先向警察大队训话。当时学生和店员工会队伍边呼口号边冲进来,听到“训话”中有“要防止坏人捣乱”等言词时,就有人上台把吴万钧推下台来,吴万钧自然愤恨在心。这时,防守司令部又派士兵开进来。军队在吴万钧的挑动下,便吹起军号命令向纠察队开枪射击,四周的其他士兵也上了刺刀冲进来,冲散了会场。当场被打死的有二人,一个是铁路工会的纠察队员熊双福;另一个是民强中学学生吴彭年。枪伤的有十几人。

1927年4月11日,王俊改组市党部,登出启事三则:一、通令国民党员重新登记;二、通令重新组织国民党各区分部;三、开除四十一个党团员和进步人士的国民党党籍。其中有共产党员赵济猛、杨眉山、王鲲、竺清旦、江少怀、许广武、陈国咏、柴水香、王安卿、冯咏雪及国民党左派庄禹梅、金兆绩、忻壹(汰僧)等。《四明日报》消息中还写了这些人因“破坏党部、图谋不轨”等所谓开除理由。

林注:国民党开除国民党在当时是常见的事,而国民党中的左、右派斗争加上共产党在内就显得更为激烈,而忻汰僧肯定是国民党左派,和他在一起与右派斗争的庄禹梅这时是国民党左派,后来成了共产党宁波地区的地下负责人之一,而后来的忻汰僧有没有和他在一起就要继续考证了。

1927年4月15日,国民党新的市党部开了“庆祝太平大会”。公开提出要枪毙杨眉山、王鲲和庄禹梅及“迅速拿获竺清旦、王竞天、许广武、陈国咏”口号。

1927年4月19日,据称为前宁波市政府委员忻壹被市党部党员拘获,暂押公安局,候查核办。(见1927年4月20日《申报》)

此后,忻壹(汰僧)被捕后,有人(周闪耀)看见他被关在鄞县看守所和北门第二监狱。

1927年6月22日,共产党员王鲲、杨眉山被斩首。

林注:大革命失败后, 忻汰僧被捕,后来应是被商会或国民党内有力人士所救才出狱的吧?当然他出狱后还是当律师,还是在宁波的律师公会中有一席之地。

1931年5月17日,鄞县律师公会改选职员,出席会员骆璜等五十八人,讨论提案后,即行选举,结果黄荣昌当选为正会长,童葆恒当选为副会长,骆璜、忻壹、陈机、宋增、毕文秉、严彭龄、张振霄、茅一凤等八人当选为评议员。(见1931年5月20日《申报》)

1934年,他的长子忻去伪去世, 忻汰僧先生当时还健在,所以他的自撰碑文中有记载。
1935年,他的次子忻去邪(即忻介六)获德国洛斯托克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忻汰僧先生当时也还健在,所以他的自撰碑文中也有记载。
就目前所看到的资料,我仍不知道忻汰僧先生的生卒年。但我总算发现了忻氏家族中在民国初期时的一位有革命史经历的著名人物,这是继忻江明先生后的另一位忻氏名人,值得我们去研究,去敬仰!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