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乱分春色到人家 → 当前帖子
 
题目:陈伯达江青周恩来谢镗忠吴德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 回复: 0 浏览: 1470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9-1-3 22:33:16 序号:1121
 
  陈伯达江青周恩来谢镗忠吴德在文艺界大会上的讲话

陈伯达 江青 周恩来
1966.11.28

陈伯达同志致开幕词

同志们!现在宣布开会。

听得懂吗?我有个开幕词。我说话有困难,请一位同志代给念念。

今天的会议是一个有重要意义的会议。

历史上的文化革命,常常是从文艺方面开头的。我们现在进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正是这样,十四世纪到十六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即处在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发表人物发动的文化革命,由意大利一位诗人坦丁,用他的文艺作品来表白历史的新开端。

在我国以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为历史标志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大革命,也有一位伟大的文化闯将──鲁迅,用他的文艺作品来表白历史的新开端。

鲁迅当时还只是一个激进的革命的民主主义者。但在“五四”前夜,他发表的文艺作品《狂人日记》,用“吃人”两个字,尖锐地揭穿了中国旧社会制度的最大秘密,同时,他有了这样的预见:“要晓得将来绝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鲁迅在这篇作品中,反复地这样说。他的思想认为,必须完全推倒这种吃人的制度,他“呐喊”着:“救救孩子!”这就有着共产主义思想的萌芽。后来,在剧烈的阶级斗争中,他就成为一个伟大的共产主义者了。

当前的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南。毛泽东同志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用无产阶级宇宙观,系统地、彻底地解决了我们文艺战线上的问题。同时系统地、彻底地给我们开辟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条完全崭新的道路。

一九六三年,在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指导下,掀起了京剧改革的高潮,用京剧的形式表达中国无产阶级领导下的群众英勇斗争的史诗。这个新的创造,给京剧以新的生命,不但内容是全新的,而且在形式上也提高了,面貌改变了。同时,其它剧种也进行了改革。革命的现代剧,到处出现在我们的舞台上。这种无产阶级新文艺,空前地吸引着广大群众。但是,反动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他们却咒骂它、恨死它。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种新文艺的作用,将大大加强我国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将大大加强我国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

我在这里想说:坚持这种文艺革命方针,而同反动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进行不屈不饶的斗争的同志中,江青同志是有特殊的贡献的。

历史打破了反动派及反革命修正主义的迷梦。一九六三年以来的文艺革命,成为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真正开端。文艺史上充满着激烈的冲突,新和旧的冲突、现代和古代的冲突,这些都是反映社会阶级的冲突。处在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用当时的新文艺作为摧毁封建制度的一种重要武器。现在,无产阶级同样必须用自己为工农兵服务的新文艺,作为摧毁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武器。

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资产阶级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毛主席经常给我们指出:“资产阶级采用各种方式,企图利用文艺阵地作为腐蚀群众,准备资本主义复辟的温床。”因此,我们在文艺上的任务,不是减轻了,而是加重了。我们在文艺战线上的领导,不是应该削弱,而是相反的应该更加强啊!我们的革命文艺团体,要实行自己的光荣任务,必须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在阶级还存在的时候,否认文艺上的冲突,是完全错误的。在将来共产主义社会,阶级消灭了,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不存在了,但仍然会有新和旧的冲突,会有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预见的或者不可能预见的冲突。那些冲突,当然也会反映到文艺上面来的。

我现在就讲这些,作为这次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风大浪中文艺大会的开幕词。

江青同志的讲话

文艺界的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

你们好!向你们致以无产阶级的革命敬礼!

首先,我要向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说说我自己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认识过程。

我的认识过程是这样的:几年前,由于生病,医生建议要我过文化生活,恢复听觉、视觉的功能,这样,我比较系统地接触了一部分文学艺术。首先我感觉到,为什么在社会主义中国的舞台上,又有鬼戏呢?然后,我感到很奇怪,京剧反映现实是不太敏感的,但是,出现了《海瑞罢官》,《李慧娘》……等这样严重的反动政治倾向的戏,还有美其名曰“挖掘传统”,搞了很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东西。在整个文艺界,大谈大演“名”、“洋”、“古”,充满了厚古薄今,崇洋非中,厚死薄生的一片恶浊的空气。我开始感觉到,我们的文学艺术不能适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那它就必然要破坏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这个阶段,我只想争取到批评的权利,但是很难。第一篇真正有份量的批评有鬼无害论的文章,是得到上海柯庆施同志的支持,他组织人写的。第二个阶段,我和一些同志才想到要改。并且还得自己参加改革工作。事实上,多少年以来,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方面新旧斗争的变化,在文学艺术方面,也出现了新的文学艺术,以与旧的文学艺术向对抗。就是号称最难改革的京剧,也出现了新的作品。大家知道,在卅多年前,鲁迅曾经是领导文化革命的伟大旗手。毛主席则在廿多年前,提出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提出了推陈出新的问题。推陈出新,就是要有新的、人民大众的内容,喜闻乐见的民族形式。内容有许多是很难推陈出新的,如鬼神、宗教,我们怎么能批判地继承呢?我认为不能。因为我们是无神论者,我们是共产党员,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上帝。又例如地主阶级的封建道德,资产阶级道德,它们天经地义的道德,是要压迫人、剥削人的,难道我们能批判地继承压迫人、剥削人的东西吗?我认为不能。因为我们是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我们是要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经济基础是公有制度,坚决反对那些压迫人、剥削人的私有制度。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扫荡一切剥削制度的残余,扫荡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虽然有的词我们还在用,但内容是完全不同了。例如忠这个词,封建地主阶级是忠于君王,忠于封建阶级的社稷;我们是忠于党、忠于无产阶级、忠于广大劳动人民。又例如节这个词,封建阶级所谓的气节,是属于帝王的,属于封建阶级社稷的,我们讲的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气节,这就是说,我们要对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事业有坚定不移的信仰,决不向少数压迫人民、剥削人民的敌人屈服。所以,同一个忠字、节字,我们还在用着,阶级内容是完全相反的。至于艺术形式、就不能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也不能采取全盘肯定的态度。一个民族,总有它的艺术形式,艺术特色。我们如果不把祖国最美好的艺术形式、艺术特色加以批判地继承,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那是错误的。相反,全盘肯定,不作任何推陈出新,也是错误的。对于全世界各族人民的优秀艺术形式,我们也要按毛主席的“洋为中用”的指示,来做推陈出新的工作。帝国主义是垂死的、寄生的、腐朽的资本主义,他们什么好作品都搞不出来了。资本主义已经有几百年了,他们的所谓“经典”作品,也不过那么一点。他们有一些是模仿所谓的“经典”著作,死板了,不能吸引人了,因此完全衰落了;另一些则是大量泛滥,毒害麻痹人民的阿飞舞、爵士乐、脱衣舞、印象派、象征派、抽象派、野兽派、现代派,……等等,名堂多了。一句话:腐朽下流,毒害和麻痹人民。

试问:旧的文学艺术不能适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古典的艺术形式不能完全适应社会主义的思想内容,那要不要革命,要不要改革?我相信,大多数同志们和朋友们,会认为需要革命的,需要改革的,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又是一件非常细致,相当困难的工作。再加上过去旧中宣部、旧文化部长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领导,制造了种种理由,反对革命,破坏改革,就更加深了一般人的畏难情绪。还有一小撮人,则是别有用心的。他们破坏革命,反对改革。京剧改革,芭蕾舞剧的改革,交响音乐的改革,就是这样冲破重重困难和阻力搞起来的。

在今年五月以后,进入了全国性的几乎涉及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派工作队这个问题,我个人也有一个认识过程的。六月一日,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发表以后,我用了一个来月的时间,观察形势,分析形势,我感觉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这一个来月,我开始大量注意学校。例如,南京大学匡亚明制造的反革命事件,西安交通大学的“六·六”事件,北京大学的“六·一八”事件。我很惊异,为什么一些出身成份很好的青年,从他们自己写的材料看,他们是要革命的,可是,他们竟被打成所谓的反革命,逼得他们自杀,神经失常,等等。毛主席是七月十八日回到北京的,我是七月廿日回到北京的。原来应该休息几天,但是听了陈伯达同志、康生同志,以及在京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们的意见,我就报告了毛主席,我感到需要立刻跟伯达同志,康生同志去看大字报,倾听革命师生的意见。事实同那些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坚持派工作队的人所说的完全相反,广大群众热烈欢迎我们,我们才知道,所谓北大“六·一八”事件,完全是一个革命事件!他们把革命事件说成反革命事件,并且通报全国,以此镇压全国的革命师生。这时,我才充分地认识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派工作队这个形式是错误的,他们的工作内容尤其是错误的!他们不是把锋芒对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及反动的学术“权威”,而是对准革命的学生。同志们、朋友们,斗争的锋芒对准什么,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呀,这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问题!而据说我们的毛主席早在今年六月间,就提出过不要急急忙忙派工作队的问题,可是有的同志没有请示毛主席,就急急忙忙地派出去了。但要指出,问题不在工作组的形式,而在它的方针、政策。有些单位并没有派工作组,依靠原来的领导人进行工作,也同样犯了错误。也有一部分工作组采取了正确的方针、政策,并没有犯错误的。这就可以说明,问题究竟在那里。

八月十八日,毛主席接见了百万革命小将,主席是那样的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是那样相信群众,是那样爱护群众,我觉得自己学习很不够。这以后,红卫兵小将们走向社会,大破四旧,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们拍手称快,但是过了些天,又遇到了新的问题,于是我们赶快找材料,调查研究,这才又追上不断发展的革命形势。我就叫做紧跟一头,那就是毛泽东思想;紧追另一头,那就是革命小将的勇敢精神,革命造反精神。跟和追,不是经常能够完全合拍的,是时而追上,时而落后于形势。因此,我有什么缺点错误,希望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批评我,写信也可以,写大字报也可以。凡是我错的,我都改。凡是我对的,那我当然要坚持。

从五月十六日到现在,六个多月了,就是这样,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因为注意了全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形势,对文学艺术界的具体工作,就抓得少了。这点,我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今后,能不能抽出更多的时间来注意你们的问题,我不敢说。因为斗争的领域太宽广了。对于整个文学艺术领域的破与立的问题,目前,我不能集中精力专门搞了。这可能要等到运动的某个段落,我的体力也还能支持的话,再来同文艺界的革命的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一块来建设为工农兵服务的无产阶级的新文艺。

北京京剧一团的同志们、朋友们,你们给我的信,我倒是都看了。只是因为工作忙一些,身体也不太好,没有能够到你们团去,但是,你们团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是关心的。北京京剧一团是北京首先接受京剧改革光荣任务的一个单位。这是你们团里一批想革命的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和我一块努力,在别人首创的基础上加工或改制的结果,旧北京市委和你们团的旧党总支的某些负责人则是被迫接受的。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短短的几年内,你们在创造革命现代戏的工作中,确实做出了成绩,为全国的京剧改革树立了一个样板。我相信剧团的大多数同志和朋友,特别是青年同志,是好的,是要革命的,是能够自己教育自己的,自己解放自己的。你们一定能够进一步活学活用毛主席的著作,努力改造自己的思想,使自己的思想革命化,坚决执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识破一小撮人企图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阴谋诡计,把剧团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为了国庆节演出革命现代戏,我们做过多次讨论,支持了你们演出,反对了那种企图抹杀你们京剧革命成绩的错误观点。为了你们的《沙家浜》能够上演,也是为了《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海港》、《奇袭白虎团》,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交响音乐《沙家浜》……等等的演出,我们对红卫兵小将们和各方面都做了一些工作。向他们说明:这些创作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是毛主席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思想的伟大胜利。如果对你们这些革命成果不给予充分的肯定,那是完全错误的。只有那些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人,才对这些巨大的革命成果加以歪曲和否定。事实证明:广大的人民是承认我们的成绩的。世界上的革命的马列主义者和革命人民是给予我们以好的评价的。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恩来同志、伯达同志、康生同志,以及其他许多同志,都肯定了我们的成绩,给过我们巨大的支持和鼓舞!

我希望:经过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争和锻炼之后,我们还要经常和工农兵相结合。这样,我们一定能够为京剧改革和其他文学艺术的改革做出新的成绩!我们的任务是艰巨的。但我们一定要勇敢地担负起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革命任务来。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你们剧团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存在着十分尖锐,十分复杂的阶级斗争,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夺权斗争。对于以彭真为首的旧北京市委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你们还没有真正的进行深入、广泛的揭发和批判。在这里要严肃地指出:薛恩厚、肖甲、季一先、栗金池以及赵燕侠等人,还没有认真地同旧北京市委划清界限,没有深入揭发旧北京市委的罪行,也没有对自己的错误进行认真的检讨。薛恩厚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给我来过信,对旧北京市委作了一些没有触及问题本质的揭发。赵燕侠也来过一封短信,表示她没有尊重我对她政治上的帮助,作了一些没有触及灵魂的自我批评。但在最近,薛恩厚、肖甲、栗金池三人联名来信,竟然用种种“理由”掩盖自己的错误,企图蒙混过关。这种态度是不老实的。

你们剧团内,并不是所有干部、党员、团员都犯了错误,也不是所有干部都犯同样性质的错误,而是必须区别对待,摆事实,讲道理,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允许改正错误,允许革命。至于上面我指出的那几个人,就是薛恩厚、肖甲、季一先、栗金池以及赵燕侠,他们贯彻执行了旧北京市委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同彭真、刘仁、郑天翔、万里、邓拓、陈克寒、李琪、赵鼎新以及陆定一、周扬、林默涵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相互勾结,阴一套、阳一套,软一套、硬一套,抗拒毛主席的指示,破坏京剧改革,两面三刀,进行了种种阻挠破坏活动,玩弄了许多恶劣的手段,打击你们,也打击我们。旧北京市委、旧宣传部、旧文化部互相勾结,对党、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须彻底揭发,彻底清算。对于我们党内的以反对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为目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也必须彻底揭发,彻底批判。否则,就不能保障革命的胜利果实。薛恩厚等人必须彻底交代,彻底揭发,只有这一条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经过群众的充分批判,如果他们真正进行了彻底的揭发和交代,“革面洗心,重新做人”,他们还是可以参加革命的。如果薛恩厚等人真正努力改过自新,走上党的正确道路上来,他们还有可能争取做为好的干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动手打人。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

由于没有彻底批判旧北京市委、旧中宣部、旧文化部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没有肃清这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剧团的影响,你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不可能搞彻底,你们剧团的运动就有可能走向邪路,被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篡夺了领导权。这对将来剧团的建设将发生很不利的影响。我建议你们: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掌握党中央、毛主席制定的正确方针和政策,反对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斗争中逐步壮大左派队伍,团结大多数,包括那些受蒙蔽的人,帮助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坚决把揭发、批判旧北京市委、旧中宣部、旧文化部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搞深搞透,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你们对魏晋等三同志的去留问题发生了争执。必需说明:他们已经不是工作队,他们已经撤离了你们的剧团,在国庆节前,我接到你们全体成员来信,坚决要求把他们三位同志调回去工作,经过中央文化革命小组讨论决定,才又请回去帮助工作的。一个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做了一些好事,是本分;做错了,就应该接受群众的批评。这三位同志,我并不认识,更谈不上了解。在这段时间内,如果这三位同志有什么缺点错误,你们是可以批判他们的,他们也应当主动地进行检查。现在你们中间既然有一部分成员坚决要求他们撤走,我们经过讨论,同意他们的意见。将来,另派同志去负责团里的日常的政治思想工作。至于你们团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应根据中央的规定,民主选举文化革命委员会或文化革命小组来领导。不符合巴黎公社原则产生出来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小组,可以重新改选或部分改选。所有选举活动,都必需经过群众充分酝酿,充分讨论,不能由少数人把持。我们相信,大多数同志是能够自己分清是非的,是能够按照正确的方向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下去的。绝对不允许利用这三个同志的撤走,挑动群众斗群众,打击革命积极分子。在这里,我要说明:不能离开阶级观点去谈什么“少数”“多数”,要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掌握在谁的手里,谁真正站在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上,谁真正执行了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对不同的单位,要作不同的具体分析。我希望:全团同志能够进一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坚决贯彻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基础上团结起来,完成一斗、二批、三改的任务,把北京京剧一团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化的战斗化的革命样板团!

中国共产党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毛泽东思想万岁!

毛主席万岁!

(中央办公厅秘书局)


周恩来同志讲话

文艺界的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

我向你们问好,向你们致以无产阶级的革命敬礼!

我同意和支持江青同志的讲话。我庆贺北京四个文艺单位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制。我希望,今后,还会有新的文艺单位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

当前我国正在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极其广阔的、极其深刻的、更高阶段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这场革命具有极其伟大的意义。这场革命,反动了亿万革命群众,触及了每个人的灵魂。这场革命,震动了全世界,震动了整个社会,震动了整个文艺界。这场革命,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用无产阶级世界观改造社会。这场大革命的目的,是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防备资本主义的复辟,保证我国永不变色,大大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并且大大影响和支持全世界人民的革命运动。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新阶段。随着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就开始出现了同旧的剥削阶级的文学艺术相对抗的新的人民大众的文学艺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主席就提出了文化革命的历史任务。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阐明了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指导原则。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毛主席又亲自领导了一系列的重大的反对资产阶级学术思想的批判运动。在经济战线上基本上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之后,又开展了政治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毛主席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和《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这两篇辉煌的著作,提出了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灭资兴无的伟大历史任务。这个革命发展到现阶段,就成为全社会都动起来的,亿万群众自觉参加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群众运动。

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创造了无产阶级专政下大民主的新经验。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联,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这是毛主席的群众路线在社会主义革命中的新发展。我们有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有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有巩固的无产阶级专政,有千百万群众的高度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自觉性和积极性,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无产阶级的大民主。我们的目的,就是象毛主席指出的那样,要形成一种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

我们的文艺革命获得了伟大的胜利。近几年来,京剧改革,芭蕾舞剧改革,交响音乐改革,雕塑改革,都取得了划时代的成就。这是文艺革命化、大众化、民族化的一个大飞跃。这些成就,都是经过严重的阶级斗争,冲破了旧中宣部、旧文化部、旧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重重障碍而取得的。这些都是在毛主席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和厚今薄古、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方针指导下取得的。这是在普及的基础上的提高,又是在提高指导下的普及。在这些样板的影响和带动下,已经产生了一批新的革命的文学艺术作品,广大的工农兵登上了戏剧舞台。这个革命运动必将在各个文艺领域里进一步深入地开展起来,必将对我们的未来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我在这里要介绍一下在座的陈伯达同志、康生同志、江青同志,都是坚决拥护和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

上面所说的文艺革命的成绩,都是同江青同志的指导分不开的,都是同文艺界的革命左派的支持和合作分不开的。这是同从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贯穿在文艺界的一条修正主义黑线进行坚决斗争的结果。江青同志亲自参加了斗争实践和艺术实践。虽然艰苦的斗争损害了江青同志的身体健康,但是精神上的安慰和鼓舞,一定能够补偿这些损失。

我在文艺方面是个外行,是个不得力的支持者。在方向上,我是坚持毛主席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路线的,在方针上,我是坚持革命化、大众化、战斗化和民族化的,但是,在实践上,曾经犯过指导性的错误。例如,在音乐方面,我是外行中的外行,我只强调中西音乐的不同处,强调反对崇洋思想,强调中西音乐分开做基本训练,不认识洋为中用,不认识可以批判地吸收西洋音乐为我所用。在这个问题上,感谢江青同志帮助了我。我也在学习革命歌曲的实践中,得到了深刻的体会。

我们文艺革命的成果,不但受到国内广大工农兵和革命群众的热烈欢迎,而且得到全世界革命的同志和朋友们的高度评价和热情的赞扬。

这里,我想从大量外国同志和朋友赞扬我国文艺改革的言论中摘出一小部分,来看看我们这些崭新创造的伟大的世界意义。

英国伯明翰大学教授左派共产党人汤姆逊,早在一九六四年就称赞京剧改革和工农学哲学运动是两件划时代的大事。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体现。这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历史上,在人类文化发展历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刚果(布)作家隆达和阿巴连续看了几出京剧现代戏,他们说:“好几年前,我们在巴黎看过京剧。老实说,我们都是不喜欢的,因为我们想从中国的艺术作品中了解新中国的现实生活,但是京剧却都是描写过去生活的,那种生活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所以我们革命者不喜欢。法国的资产阶级倒是喜欢的。这一回我们看了表现现代斗争生活的京剧,戏里面的人物,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我们非洲人,不用翻译,都能理解。”

同志们请看:世界上的革命人民是何等热爱我们新的革命京剧啊!他们是何等期望我们的京剧能够表现现代的斗争生活啊!他们说得多么深刻啊!

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岛健藏说:“京剧演出现代戏,用京剧来教育人民,其意义是很深远的,对人的启发教育是大的。”团员杉村春子(著名话剧演员)说:“日本的戏剧界的朋友都很关心京剧演现代戏的问题。站在第一线的(中国)演员们的任务很重大,不仅要把中国的戏搞好,同时也是日本戏剧界的榜样,人们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中国戏剧界的朋友。”他们从京剧革命中看到了戏剧的方向。

许多外国朋友谈到了京剧改革的世界意义。英国友好访华小组一位成员说:“京剧现代戏对于世界文化(革命)具有重要意义。”他说:“我相信,这对世界文化会是一个贡献。中国将会为世界树立一个榜样,特别是对那些受英、美帝国主义文化影响的国家,对亚、非、拉美国家来说,更是这样。对于那些民族文化受摧残的国家,如希腊也是如此。”他们从中国京剧革命中看到了工农兵登上舞台的伟大意义。危地马拉一位剧作家说:“没有理由来阻碍戏剧改革,应该用社会主义内容来代替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内容,让社会主义时代的新人物登上舞台。”这种态度是多么鲜明!他们从京剧革命的成就,看到了新中国革命人民的英雄姿态,看到了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新的精神面貌,看到了毛主席为工农兵服务方向的辉煌胜利!

外国朋友们不仅从政治上肯定了文艺革命的成就,而且认为:“这些京剧革命的样板戏,在艺术上也是成功的,十分杰出的。”越南一位同志对现代京剧很称赞。他说:“这是毛泽东文艺方针的胜利。现代京剧在唱腔方面有很多的改进,念白也好懂了,看了演员的表情,观众对剧情就更容易理解了。”日中友协总部理事长宫琦世民说:“老实讲,以前我对京剧的改革能否成功是有怀疑的,但看了演出,我放心了,你们改得对,改得好。你们不仅保持了京剧固有的特色,而且有了新的发展。”日本一位评论家看了《智取威虎山》的演出后说:“非常好。我早就听说中国在尝试给京剧以新的主题,反映现代生活,这次看到了演出之后,很受教益。你们给旧的程式赋予了新的生命。剧中滑雪,登山等场面,都保持并发扬了京剧翻打的美的特色,这个尝试是非常成功的。舞动步枪的动作,一点也看不出有挥舞青龙大刀的痕迹,大花脸夸张很适当,与现代服装配合在一起,一点也没有不调和的感觉。总之,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就是一些反对无产阶级文艺的资产阶级评论家,也不得不在铁的事实面前,承认革命京剧在艺术上“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非常出色”。

我国对古老的芭蕾舞剧的改革,也使得世界各国艺术家十分钦佩。《红色娘子军》已经在阿尔巴尼亚演出了,受到了人民十分热烈的欢迎,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戏”。

一九六六年“五一”节来华的各国外宾,对我们芭蕾舞剧《白毛女》反映也十分强烈。阿根廷外宾瓦洛塔说:“《白毛女》是革命的芭蕾舞,演技高超,布景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好,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苏联的《天鹅湖》则是苏联政治和艺术僵化的象征。”

加(拿大)中友协代表团普遍反映革命的芭蕾舞有很大教育意义。爱德华兹表示他原来不大喜欢看芭蕾舞,但中国的这种芭蕾舞他是喜欢看的。团员丹纽森说:“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我们不可能看到这样的剧,因为西方的戏剧都是资本主义性质的,苏联也是如此。”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参观中央歌舞剧院时,团长清水正夫说:“我了解到中国的芭蕾舞不仅要演剧,还要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这是对日本人民的很大支持。要学到真正的芭蕾舞必须到中国来。”

我不再多举了。从以上的反映中,我们可以看见:全世界革命人民是多么高度评价我们文艺改革的成就!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毛主席的文艺方向,就是全世界革命文艺的方向。我们正在开辟的道路,是全世界无产阶级文艺将要走的道路!我们应当有充分的信心,在这条正确的道路上继续前进!当然,我们还有许多新的问题有待解决,要做许多艰苦的工作,但只要坚持不懈地朝着毛主席的方向走下去,就一定会不断取得新的胜利!

我们的文艺团体,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点单位之一。过去长期在彭真、陆定一、周扬、林默涵、夏衍、田汉、阳翰笙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统治下,文艺界成为他们抗拒毛主席文艺思想和革命路线,散布修正主义毒素,制造资本主义复辟舆论的一个重要地盘。我们一定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坚决把一小撮盘据在文艺界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统统揭露出来,把他们斗倒、斗臭、斗垮。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必须彻底整顿我们的文艺队伍。在火热的革命斗争中,促使文艺工作者思想革命化,肃清修正主义路线的恶劣影响,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文艺路线,认真地同工农兵相结合,使我们的文艺大军成为无产阶级化的革命化的战斗化的文艺队伍。所有的做文艺工作的同志,都要在斗争中努力活学活用毛主席的著作,认真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在火热的阶级斗争中考验自己,不做那种只在口头上讲讲的“口头革命家”,要努力做一个真正言行一致的无产阶级文艺战士。

正如江青同志所说,文艺团体中犯错误的人员,要区别对待。要分清是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少数混入文艺队伍的坏人,是要从文艺队伍中清洗出去的。对于大量的犯错误的人,要分别错误的不同性质,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只要他们真正地认识错误,真正地改正错误,就应当欢迎他们,帮助他们,允许他们革命。

凡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因为给领导或对工作组提意见而被那些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打成“反革命”的革命群众,都应该根据中央的指示,宣布一律无效,予以平反。他们被迫写出的检讨材料,应当交给他们本人处理。其他整群众的材料,应当全部烧毁,不许隐藏,不许转移,不许私自处理。否则,要受到党的严厉处分。

文艺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靠文艺工作者自己动手来解决。我们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正确地、全面地、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文化革命十六条。要用文斗,不用武斗。要掌握原则,掌握政策,懂得策略,努力团结大多数,包括受蒙蔽的人,集中力量打击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反动的资产阶级“权威”。我们一定要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把文艺战线上的斗批改搞深、搞透、搞彻底。我们一定能够用无产阶级的新文艺来代替一切剥削阶级的腐朽的文艺!在毛泽东思想的照耀下,我们一定能够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文艺。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泽东思想万岁!

毛主席万岁!

(中央办公厅秘书局)


谢镗忠同志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

我衷心地拥护江青同志的讲话。江青同志指示的问题,是完全正确的。她非常热情地肯定了同志们过去的成绩,又明确地指出了在文化大革命中努力的方向,并且谆谆嘱咐大家应当掌握党中央和毛主席制定的正确的方针和政策,对同志们寄予殷切的希望和关怀。我们大家要对江青同志的指示认真学习,领会精神实质,坚决贯彻执行。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决定,将北京市京剧一团(包括北京戏剧专科学校参加国庆演出的红卫兵演出队)、中国京剧院(包括中国戏曲学校参加国庆演出的红卫兵演出队)、中央乐团、中央歌剧舞剧院的芭蕾舞剧团及其乐队,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列入部队序列,成为我军进行政治工作和文艺工作的组成部分。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全军指战员及部队全体文艺工作者,向同志们表示热烈欢迎。并且,在此宣布,我们将要派干部去上述各单位担任行政和党政领导职务。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们主要是负责行政管理和政治思想工作。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任务仍然由全体革命同志经过充分酝酿,以巴黎公社的方式选出的文化革命委员会来负责领导。

我还向大家宣布一个大喜事:中央军委决定江青同志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化工作顾问。这是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对我军文化工作的极大关怀。江青同志对毛泽东思想学习得很好,领会得很深,运用得很活、很坚决。由她担任我军文化工作顾问,是加强部队文化工作革命化、战斗化的最重要的部署。

我们相信,在中央军委,总政和江青同志的领导下,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推动和鼓舞下,我军的文艺工作,在宣传毛泽东思想,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灭资兴无,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等方面,一定会作出更大的成绩,取得更大的胜利。我希望北京市京剧一团(包括北京戏曲学校参加国庆演出的红卫兵演出队)和中国京剧院(包括中国戏曲学校参加国庆演出的红卫兵演出队)、中央乐团、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剧团的全体同志们:

一、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全体革命同志团结起来,坚决执行十六条,掌握斗争的大方向,积极地、认真地完成一斗、二批、三改的任务。

二、在斗争中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特别要在“用”字上狠下功夫。搞好人的思想革命化,破私立公,灭资兴无,把我们这几个单位建设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学校,成为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宣传队。

三、做一辈子毛泽东思想宣传员,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积极宣传毛泽东思想,坚决贯彻毛泽东思想,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努力创造无产阶级的新文艺,作出好样板,进一步发挥样板田的作用。决不辜负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对我们的期望。决不辜负全国人民和全军指战员对我们的期望。

我们部队的全体文艺工作者,都要认真学习江青同志的讲话,坚决贯彻执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按照中央军委、总政的指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让我们高呼: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德同志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小将们:

我完全拥护江青同志的讲话,她的讲话不仅对北京市京剧一团,而且对整个文艺界的文化大革命运动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

我是拥护中央军委的指示和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决定,把江青同志曾经工作过的北京京剧一团以及中国京剧院、中央乐团、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剧团及其乐队,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编制,成为军队进行政治工作和文艺工作的组成部分,并且向北京京剧一团和其他几个单位的全体同志表示热烈欢迎!

北京市的文艺界,过去受到了以彭真、刘仁、郑天翔、万里、邓拓、陈克寒、李琪、赵鼎新等直接指使一些单位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采取极其卑鄙的手段,抗拒毛主席的指示,破坏江青同志进行戏剧改革的工作。这种罪恶活动,充分证明了文艺界的阶级斗争是十分尖锐,十分复杂的。我们决心同你们站在一起,依靠广大革命群众,把揭发批判旧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搞深、搞透,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斗倒、斗臭,坚决肃清他们的恶劣影响,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文艺路线,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在江青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北京京剧一团曾经是首先接受京剧改革光荣任务的勇敢单位,并且做出了成绩。我们完全相信,今后在中央军委、总政和江青同志的指导下,北京京剧一团和其他单位,一定能够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取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把剧团建成一个真正无产阶级化的战斗化革命样板团,成为北京市和全国剧团学习的榜样!

让我们高呼: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局)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