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注册会员 登陆论坛 搜索帖子 最新帖子 最热帖子 风数文化 真亮心情 陆新瑾诗歌
 
论坛首页乱分春色到人家 → 当前帖子
 
题目:康生江青陈伯达在北京师范大学的讲话 回复: 0 浏览: 1512
^_^!
表情: 作者:linou 时间 2009-1-3 22:30:41 序号:1118
 
  康生 江青 陈伯达
1966.07.27

康生同志讲话

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吗?(众:好!)

同志们,今天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所有成员到你们师大来,(欢呼)向你们学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经验,跟你们学习,并且向你们问好!(鼓掌)我受毛主席的委托,问所有同志们,你们身体好!(众:毛主席好!长时间地热烈鼓掌、欢呼!)同志们,好多同学递条子来,要我们介绍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现在我就来介绍。(以下逐一介绍小组成员)

同志们,同学们,今天,我们文化革命小组的成员全都来了,听到师大文化大革命搞得很好,辩论进行得很热烈。因此,我们想跟同志们来学习,来倾听同学们的意见,不管哪方面的意见都要听,我们都要学习。我们是你们的学生,你们是我们的先生,因此先听听同学们的意见,希望同志们把意见告诉我们。

首先,师大斗黑帮分子,斗程今吾,斗得很好!(众:打倒程今吾!)程今吾是彭真、陆定一黑帮的亲信,(众:打倒程今吾!)但是,对程今吾的斗争还没有彻底,是刚刚开始。以后工作组派人来了,派来的是以孙友渔(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为首的工作组到你们这儿来。我们经过调查,孙友渔这个组长是没有声誉的。他到你们学校之后,没有把程今吾这个黑帮紧紧抓住,而是把矛头指向了同学。有的同志问我们中央文革小组,你们的调查是不是很全面,是不是抓住了关键问题,孙友渔在师大做的工作是好还是不好?同志们希望我们调查,我答复:我们是经过详细、周密、彻底调查研究的。(欢呼)

我只举一件事实:今年二月,北京市彭真这个大黑帮,他们策划政变!策划把无产阶级专政推翻,建立资产阶级专政!策划在北大、人大,每个学校驻一营军队,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们在北大看过房子,这件事含有极大的阴谋的。这点北大的……同志亲自参加过他们会议,陆平是给他们修过房子的……人大郭影秋完全知道,而且在人大也看过房子的。六月一日以后,北大用大字报揪出来的,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你们师大的王运良同志,在六月二十日也贴出了一张大字报,题目叫做“郭影秋你是什么人?”这张大字报千真万确,千真万确。但是这张大字报被孙友渔歪曲了,孙友渔在二十日做报告时,就认为贴大字报的同学是“造谣”、“挑拨”,他煽动同学说“这要制造流血”,还说这是“孤立毛主席”,他胡说!他在五千字的报告中,用四千字反来复去讲这个问题,这样他就把同学保卫党,保卫毛主席的热情蒙起来了,一些同学不了解,被蒙蔽了……这些同学认为谭厚生、高树奎同志是“反党”,是“反革命”,这件事完全是孙友渔一手造成的。而且不仅如此,同志们你们看看六月二十三日北京师范大学的简报就是这样造谣诬蔑的!他说:“有些同学要欺骗群众,制造混乱,造谣说彭真要搞政变!”同志们,这是在替彭真辩护!……(打倒孙友渔!)彭真大黑帮要去北大,人大准备政变,这本来是真的,但是孙友渔说是假的,彭真本来是要政变,要夺取政权,孙友渔却说是造谣!你们看孙友渔是什么立场?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立场!同学们,你们想一想,这样替彭真黑帮辩护应该不应该罢他的官呢?(应该!)同志们!我还要和同志们讲一件事,孙友渔反党活动中间,他们不是去反对彭真黑帮,而是把矛头指向我们《红旗》杂志的左派林杰同志,你们看,我把林杰带来了,(鼓掌)同学们!林杰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热烈鼓掌)这是个好学生,你们的一个好同学!(热烈鼓掌)但是被孙友渔别有用心地说“林杰支持右派学生!”还有人说“林杰的后台是关锋,关锋的后台是陈伯达……”还有个后台老板是我呢!今天我要问一问你们:看我是不是黑帮?(不是!)算不算黑线?(不算!)……

文化大革命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斗争,另一个方面改革。斗争混在党内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当权派。斗争他们的时候,就批判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资产阶级“权威”。这个斗争大概就分这两个方面的内容。也许连在一起来斗,也许分开来斗。以后就要改革,教育革命,教学改革,学制怎么办?实现毛主席的办学方针怎么办?和工人、农民、解放军如何来结合?到底课程、专业怎么办?到底我们的教材谁来编写?教科书什么内容?一系列教学教材的改革,学制的改革等在我们的后头。所以我们要先破后立,后立也要破,文化大革命大概就是这个轮廓,这个轮廓请同志们想一想,要依靠什么力量?(有关师大革命要依靠师大师生员工的话,略)

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在人的脑子里破除迷信,提高觉悟,自觉革命,肃清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相信自己,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你们能够把文化大革命搞得好,搞得深,搞得透,一直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鼓掌)

江青同志讲话

师大的革命同学们,革命的教职员们:

我们今天来,也受毛主席的委托,问候你们好!同学们要我讲几句话,我没有很多意见讲,因为我们应该先来做小学生,了解情况,听听同志们的意见。我接到许多同志的条子,有一些意见我觉得是好的。你们已经是大学生了,至少十八、九岁了。我们这些同志都是十八、九岁就闹革命的,有的还小呢!十五、六岁。那时有国民党的压迫,我们就没有被国民党什么人牵着鼻子走,我们还是干起革命来了。你们是毛泽东思想指导下、无产阶级专政下成长起来的青年人,你们难道就不能自己革命吗?你们难道还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吗?还要阿姨叔叔吗?要这样顺从吗?我相信许多同志是被蒙蔽的,斗争矛头不是对准黑帮分子,对准地、富、反、坏、右,而是对着革命的师生,这是错误的。党中央、毛主席向来是相信革命青年的。你们现在的革命形势,我认为已经是大好的。

你们已经接受了一些考验,但还不够。你们有些人还想要保姆,保姆还是好的,保姆还出于爱护小孩子。现在我们的工作组是石头,阻挡你们前进的道路。革命是不能叫别人来包办代替的,要靠自己自觉,自己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的人认为自己是老革命,革命要看他一生,同时还要看他在重大关键时刻如何表现。陈独秀曾经是党的领袖,后来成了党的叛徒。因此,老革命,我们这样的人,在这样一场文化大革命中也要象小学生那样虚心学习,向群众学习,也要改造,进行革命。你们要求撤销工作组,我们中央文革小组讨论了这个建议,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工作组也不一定都是坏人,有一些是好同志,到了群众面前束手无策,……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来打击你们,迫害你们,这是有罪的,要检查交待。

我们建议你们自己组织文革小组、文革委员会,甚至全校代表大会,可以充分酝酿讨论选举出来后,经过斗争的考验,搞不好,再罢他的官;好的,我们就跟他一起革命,这里没有折衷主义。但是工作队孙友渔,包括刘卓甫这样的工作队,在同学中造成分裂。因此,我希望那些受了迫害的同学应当原谅那些被蒙蔽、被欺骗的人。经过斗争考验,才能做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那些被欺骗、被蒙蔽的人,做了不好事情的人,也应该想想,也应该交待(指工作组的),然后才能站到革命这边来。只有这样才有利于革命运动向前发展,才有利于打倒一小撮黑帮、修正主义、地富反坏右。

今天我只讲这一些,供革命同学、革命教职工参考。我们的意见不对就写大字报。我还是这样说法:革命的跟我们一起来,不革命的走开。不要怕乱,乱和治是对立的统一,没有乱哪来的治?不受迫害,你们怎么知道革命的困难呢?多受点迫害,能挺得住,将来才能做革命的接班人!我们相信你们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好,不要把我们的青年教成象小特务一样,我看见许多这样的材料,这是犯罪的。你们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对自己人盯梢、监视干什么?我们公安部队不是这样工作的,是走群众路线,为什么闹革命不依靠广大群众?为什么把矛头对准同学?希望同学们不要害怕在大风大浪里锻炼。我的话今天讲到这里。你们有什么事,什么意见?我讲的是给革命的同学、革命的教职工听的。反革命的他们也可以来听,让他们靠边站着。革命的师生对我们文革小组有什么要求,我们召之即来。(有关师大的具体问题,略)

陈伯达同志讲话

刚才康老和江青同志的讲话,是代表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意见,我完全同意。康老和江青同志的讲话,提出来的主要是两个建议,一个建议,文化革命工作组是从上面派下来的,不管它是好的还是坏的,包办代替的方式是不好的。因此,我们建议撤销工作组,好吗?革命必须自己靠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我们向你们建议组织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总委员会,或文化革命代表会议,作为你们学校文化革命运动的权力机关。不要搞保姆,你们长这么大了,保姆又不好,不能做保姆。他要当保姆也要先学习,先当学生,没学习过就不能当保姆。你们学校来了两个工作组了,孙友渔的工作组搞得很坏,没有孙友渔的孙友渔工作组,就是刘卓甫工作组,也搞得不好。是否还要第三个工作组?自己管理自己,我看可以搞好的。将来有些具体问题可以帮助解决。有些事情同志们是关心的。例如档案、技术资料、武器问题。这些,你们文化革命委员会拟出一个管理制度。在文化大革命中,查档案这个问题的发生是有道理的。现在来查这些人的出身,这些人的历史,就是什么家庭出身,过去干了些什么事。修正主义者有它的社会基础。北京大学的陆平黑帮,你可以把他们的家庭、社会关系列一张表出来就可以清楚了,原来是这些人在这里掌权。为什么陆平这个黑帮要排挤工人、贫下中农子弟,照顾地、富、反、坏、右子弟?就是因为他们有社会基础,有了这个社会关系。所以,查黑帮的档案是很有道理的。查档案要有一定的手续,你们文化革命委员会可以订出条例,按照正确的手续、条例查档案。武器要保管好,有一些重要的技术资料要保管好,不要随便动。你们搞思想革命,搞脑袋里的革命,革资产阶级思想的命,革一切剥削阶级思想的命,革现代修正主义思想的命。你们一定有好多事要做,比如饮食,现在大师傅做饭,你们满意吗?(满意!)在文化革命小组下,你们可以成立生活小组或者生活管理委员会,监督管理生活的事。

工作组有一些好的、比较好的,这些不是都不可信任。要吸收前两届工作组的经验教训。犯了错误,他们被轰走,这是完全对的。他们为什么落到这种地步?因为有固定的剥削阶级思想、剥削阶级习惯、剥削阶级势力,在他们脑袋里盘旋着。除此之外,有些是好人,有些是比较好的人,有些是犯错误的人,还有一些犯有严重错误的,但不是不可救药的。他们根本的错误是想当保姆,又不想学习,不当学生。刚才江青同志说过,你们不要保姆,运动可以进行得更快些,更健康些。他们没执行毛主席的工作的根本方法,先当群众的学生,后当群众的先生。他们学生不当,你们说一句话,就打到底下了。这种人做群众工作,特别是做文化革命工作,一定要失败,你们轰的完全正确。你们自己选举出来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组员、文化革命委员会委员、文化革命代表会议的代表也有可能走他们的路子。任何人当了文化革命小组组员,当了文化革命委员会委员,当了文化革命代表会议的代表,都要非常警惕,要好好地学习,很好地当群众的学生,当群众的勤务员。如果认为当了委员、当了代表就高人一等,也会失败的。有的学校工作组撤销了以后,已经成立了临时委员会来筹备选举工作,我看是个好方法,你们可以考虑。过去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名单是不是预先指定的?现在要经过群众的充分酝酿,酝酿多少次、多少天,完全由群众决定。提出候选人名单由大家讨论,这个人合适不合适,能不能当,有没有代表性。你们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不要宣传青一色,要有广泛的代表性,要以革命的左派、以无产阶级革命左派为核心,也要让旁的人参加,这样才能广泛地听取各种意见,才能够争取犯过错误的人、动摇不定的人。这样我的话就完了,没有话说了。

所有过去指定的那些组织,现在一律重新改选。原来的工作组还要留下,因为他们没有当好你们的学生,要受教育,让他们留在这里补课。因为他们一来就是钦差大臣的派头,他们来了就要当先生,瞎指挥,自以为什么都懂,其实什么也不懂,很可卑。凡是不能当群众学生的人,永远不能当群众的先生。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跟党的关系。是不是成立这些组织,就是不要党的领导?同学们都知道,过去列宁讲过“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这是不是不要党的领导呢?并不是不要党的领导。我们的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全国的最高权力机关,也没有说不要党的领导。正是在制定宪法的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毛主席讲到:“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党的领导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是党中央的领导,不能说某一个组织、某一个党员都能代表党的领导。在这次文化革命中不是有的党组织瘫痪了吗?一些党员不是要不得吗?党的各级组织,所有党员要在文化大革命中经受考验,看他是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是不是无产阶级的党的组织,是不是能够真正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的党员,按毛泽东思想办事的党组织。是不是象毛泽东同志教导的那样真正当群众的学生,把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如果是这样的党员,每个人就能在文化革命中起一定的作用,党的组织就能起领导作用。如果不是这样,就不能起作用。

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文化革命代表会议在文化革命中应当成为我们党密切联系群众的桥梁。

同志们,有许多党员不是反映群众意见,把自己看成是站在群众之上,而不是站在群众之中,这样的党员不能接受批评,也不能进行自我批评,这种党员是坏党员,终究要被党开除出去的。毛主席告诉我们,共产党的根本标志是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如果有这样的共产党员,这样的共产党的组织,没按毛主席讲的去做,违背党的三大作风,就要批评,给他提意见,如果不接受,就可以告他们。我过去在乡下的时候,见到有这样的干部,他当了干部就像高人一等。老百姓说:“他们是父母官,我们怎么能批评呢?”我就给他们说,现在革命了,解放了,无产阶级专政了,翻了身了,已经是社会主义时代了,过去把当官的比作民之父母,民为之子,现在相反了,共产党员、干部是人民群众的儿子,人民群众是共产党员的母亲。有些农民觉得很可笑,说过去怎么没听说过?我说过去没听说,现在我给你们说一下。现在我也给你们再说一下:我们共产党员、共产党的干部只有依靠群众才能生存,我们是人民的儿子,而不是人民的父母。

差不多了,讲得差不多了。

没有回复帖子
 
表情
插入
上传
内容
  请注意:本论坛设置游客不能发帖子。回复帖子
 *东方文献编辑部 *All Rights Reserved 【☆☆☆